小象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我有个师兄,有点小文艺,有点小矫情,有点小技术,有点小情怀。校园别过,年疏日久,近年对他的印象大多来自朋友圈,主要是对前世小情人无原则的宠爱以及对某经济型日料店老板娘无底线的仰慕。

师兄大头,瘦身板,穿二线潮牌,背张江式双肩包。据说对小众音乐研究很深,经常在朋友圈晒那些中年男子夜坐酒吧听BAND时候对岁月的感概,或对某歌手的简短评价。不过,如前文提及,由于这些音乐和音乐人太过小众,他的指点似乎很难在一众理工男女中引发波澜。至于我,一般在他发出某某大神级音乐人仙去的帖子后,打开学习一遍,顺便把帖子里列的代表作听一遍。去年是众多音乐大牛的密集驾鹤之年,我也就从师兄的朋友圈里看了很多扫盲贴。

不过,我虽不像师兄那样人到中年仍保留着现场听BAND的习惯,当年也还是请他带我去听过一次现场的。颓唐的老厂房,乐手在台上吼,三分之一的针砭时弊,三分之一的自我标榜,三分之一的无病呻吟,一众听客,装作很懂的样子跟着贝司摆。师兄那时且算文艺青年,把世界看得非常艺术化,开口就问陪在我身边的英俊青年是不是搞艺术的。青年前一天刚从刑案现场通宵勘察回来,听到有人认为他有艺术细胞颇受惊吓。流年似水,青年不知所踪,师兄还在朋友圈里晒文艺,算是IT男踏实本分的注脚。

除了带我听过一次现场,师兄还帮我介绍过一个实习公司,合作翻译过一本书,我在他女儿还是婴儿的时候帮他们一家三口拍过一小本影集。大概这就是我们为数不多的交集了。我到毕业求职时才发现,师兄介绍的实习公司似乎在业界小有声名,会帮简历加分不少。可惜我习惯性浑不吝,因为不喜欢陆家嘴的建筑风格,选择跑去梧桐洋房小路包围中的公务机构安度余生。自此师兄对我而言就成了技术领域的标杆,因为我自己完全成了行外人。然而合作翻译的时候当我满怀对专业人士的信赖,跟师兄探讨不确定的技术词汇时,却发现他也不懂。师兄文艺技术宅的形象就此崩塌,或者文艺之人本就做不了技术宅。

师兄的普通人系列最近很少更新,也许是没有想到写吧——读者和作者和素材都是普通人,真的很容易被琐碎的生活轻易推过。

然而保有一点小小的文艺、矫情、技术、情怀,在这尚未太过颠沛的浮生里,也就够了吧。我们都是普通人,面目模糊,步履匆匆,周而往复,伊于胡底。


这篇是师妹写的,师妹嫌我总是不更新“普通人系列”,就投来一篇稿。我也不知道写的是谁。“普通人系列”写到《贝瑟妮》,然后停了半年多。有很多人想写,都记在Wunderlist里,可看着这些名字,不知道怎么讲述他们的故事了。

之前写的几个人,比较受欢迎的有大学同学《大肥猪》,以前的同事《您大神》,和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绘本书店店主《猫糊糊》。

今天师妹问我:你的普通人不写啦?
我说:写

题图:VIKTOR HANACEK

转自微信公众号:LoveIsBug,微信原文地址

评论

推荐 0
技术宅,内心的共性就是伪文艺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