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走进一家书店,里面的书架上几乎没有书,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开放的Wi-Fi网络。让人们能够接入互联网并阅读、观看、玩、收听整个书店库存里面的图书、报纸、杂志、游戏、电视节目、音乐等。

  2011年6月,拥有17年历史,京城著名的人文社科类书店“风入松书店”关门停业,虽然经营者一再强调“只是因为房租问题等待搬迁”,但直到2011年年底仍未重新营业。紧接着,上海的城市名片“季风书园”陆续关闭旗下多家门店,回到北京,“光合作用书房”在北京的两家门店2011年11月宣布歇业。

  多家知名书店的倒闭让舆论重新关注这个行业的生存困境,人人网的轻博客“人人小站”也在前一阵子发起了保护书店的活动。全国工商联书业商会最近一份调查报告称,过去10年里有五成的民营书店倒闭,这个冬天似乎比人们预想的要来得快。

  在实体书店接连倒闭的同时,活跃的网络书店同样占据着媒体版面。就在当当和卓越亚马逊瓜分网购图书市场多年后,知名电商京东商城在2010年杀了进来,苏宁旗下的易购也在2011年10月推出“图书频道”。“0元售书!买多少送多少”,“满100返200”,这些财大气粗的网络书店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昂扬姿态,看的实体书店目瞪口呆。人们比较认可的一个说法是:实体书店正在沦为网络书店的免费橱窗,而在各网站相继完善试读功能以后,又会有多少人连免费橱窗都不再需要?光合作用书房2009年也曾试水过网络售书模式,但由于仓储和物流不济,胎死腹中。

  除了网络书店的夹击,高昂的经营成本也威胁着书店的生存。以北京之前倒闭的光合作用书房为例,它位于商业核心区的直营书店,每平方米租金大约25元/天。目前图书的增值税率为13%,实体书店在盈利后还需要缴纳25%的所得税。

  价格上没有优势,那么传统书店能不能提供网络提供不了的服务成为关键,比如,能卖咖啡。2011年8月,北京三联韬奋图书中心面积缩水,把二层出租给“雕刻时光”改造为旅游主题的咖啡馆。只是一次实体书店转型的主动出击,还是经营压力下不得已为之,冷暖自知。

  在这个书店的冬天,一间“内涵”丰富的书店“方所”在广州一线奢侈品牌云集的太古汇开业。担任过光合作用品牌部主管的杨函憬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如果误以为加上咖啡馆,每月做几场沙龙,或是与房地产合作了就是商业模式,那么这得怪图书行业的市场化程度太低了。传统书店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不断在变,但其商业模式却一直止步不前。”而在方所,2000平方米的面积集合了书店、咖啡、美学生活、服饰和画廊,被称为一种具有复合功能的新型商业模式。它还邀请来原台湾诚品书店的廖美立担任总顾问,香港设计书又一山人担任艺术顾问,立志要做“中国最美的书店”。

  想起在松鼠哥哥的博客里面看到的《怀念曾经的光合作用》,可以说实体书店的改变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是,在市场经济改革的大环境下,消失的不仅仅是那些书店,还有一份久远的记忆。也就像《怀念曾经的光合作用》中说的那样:“书店不是一般的商店,如果仅仅以一般的经济利益来衡量书店是否成功,那是短见是愚见是庸见。书店的成功在于它们是否营造了一种让人能静下心读书的环境,在于它们是否有其独特的文化价值,在于它们是否为城市文化提供着丰富营养。”

  2011年4月,美国最大的网上书店亚马逊的电子书销售量已经超过实体书,传统纸质阅读的方式正在改变,围绕书店,甚至出版社,或许还要继续改变。美国网络媒体人罗伯特 · 奈尔斯在《构想21世纪的数字化实体书店》写到:想象走进一家书店,里面的书架上几乎没有书,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开放的Wi-Fi网络,让人能够接入互联网并阅读、观看、玩、收听整个书店库存里的图书、报纸、杂志、游戏、电视节目、音乐等。只要你人在店里,那么你就可以阅读和观看你感兴趣的内容,但走的时候,你手上的阅读设备什么都带不走,除非你花钱购买。

  那时的书店,还能叫做书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