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笔者一篇文章被转收入电子期刊《码农》,笔者才知道这本杂志。或许本人也就成了一名码农?我喜欢这个称谓,认同自己就是一个码农。

如果理解不错的话,码农称谓重点在码字上。不仅仅是《码农》的作者和读者,码农可以是包括程序员在内的,跟编码跟信息打交道,处在IT业基层的广大职业人。笔者“古稀老汉不种田,毕生只在01间”(【1】),跟编码打了一辈子交道了。50多年前开始学习使用二进制编码,跟指令、内存地址、逻辑判断打交道。40多年前,开始使用穿孔纸带跟高级编程语言打交道。无论数字还是符号或者文字,都用0与1的编码表示。还得自己穿孔,手上经常有按照编码穿了孔的穿孔纸带。30多年前,跟ASCII码、UNIX源代码及反汇编代码、C语言程序打交道,身边经常有一本本程序代码。20多年前,跟用于汉化的GB2312-80的汉字区位码、多媒体的编码打交道,手头经常有一盒盒存放数码信息的软盘、光盘。到计算机网络时代,依然要配置表示计算机地址的IP编码、表示通讯协议的编码。跟编码打交道,从事计算机应用开发,是笔者一以贯之的工作。现在巧了,也可以打趣地叫码农了。

码农的农字更妙,它让我们跟祖辈的粮农、菜农、果农、棉农、花农等等并列,让我们有了广泛深厚的根基,具备顶天立地,吃苦耐劳,朴实无华的品格,而又青出于蓝胜于蓝。这是一批如农民兄弟那样,每天顶着烈日实实在在干活的人。是像拿张凉蓆上班,吃住都在办公室的华为公司那样的一线员工。只不过用的工具不再是锄头,用的是现代化的计算机,写出来的是程序和文档。做出来的项目和产品,将可能代替无数农民用锄头和工人用机床所做的工作,可能包含许多引领社会进步的创新应用。

跟编码打交道很幸苦,“握手电脑千万遍,苦辣酸甜百味尝”(【1】)。但这份职业很充实,跟祖国的经济建设、国防建设紧紧相连,常常惠及社会的每一个人,大有用武之地。码农们是IT行业的基础,我们没有为官者那样的权利,没有知名人士的光环,也不一定有多少财富,甚至不会抽烟喝酒,不善发呆享受,但在码场上,却有我们广阔的天地。每个人的作品都是独特的,都经得起计算机的无情考验,因而充满职业的自豪感。 “无边网络联天下,不尽信息系指尖”(【1】),码农之间“信息传情瞬间返,弄潮信息乐悠悠”(【2】)。码农们一般都是信息富有者,是信息化的主力军。

码农朋友们,新的一年里,让我们共勉,祝您好运。祝《码农》杂志越办越好。

【1】引自彭民德《电子计算60年》P282 【2】同上P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