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职业足球与校园足球有着完全不同的氛围。

例如,在俱乐部里不会存在排资论辈的烦恼。只要有能力就能出场参赛,踢球与年龄毫无关系,球员间也能直接称呼自己的前辈为“XX 君”。因此,不论J 联赛还是国家队,年龄上差3 岁左右的球员都可以互称彼此的外号或叫XX 君。在这一点上,足球可能与其他体育运动存在些许不同。

然而,校园足球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日本的校园足球中,前辈与后辈的等级十分严格,新生要先从捡球开始做起(最近这种学校似乎变少了)。

在桐光学园的入学之初,作为新生的我当时就是一名彻头彻尾的球童。球队训练的时候,我的任务并不是踢球,而是观看前辈的训练,同时负责捡球。另外,我们新生还要牺牲午休时间去擦球。擦球的工具是我们自己的唾液和抹布。这里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即使现在也没有任何一支职业球队存在这种现象,而当时我们为什么必须得擦球呢?我们通常是把唾液吐在球上,然后用抹布擦拭足球外皮的缝隙。当口中的唾沫逐渐消失的时候,我们就去买果汁来润喉。有些精明的家伙有时会用水来擦球,不过被发现后就会要求返 工。

另外,雨天的时候足球场就会积水,我们新生不得不在球队训练之前用海绵把球场上的水吸干。负责清理球场的是我们新生,进行训练的却是前辈们,凭什么啊?在俱乐部环境中成长的我遭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虽然有时我也会产生“我来错地方了吧”的疑惑,但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

当时支撑自己的信念是“高一暂且忍一忍,等到了高二再努力”,另外既然不能在全队训练的时候踢球,那么我可以选择其他时间去踢。因此,我开辟出了自己特有的踢球时间,那就是课前的晨练和前辈们训练结束后的时段,我会在这些时间单独留下来进行训练。直到晚上操场熄灯,我才会结束一天的自主训练。

所谓自主训练,也并不是单纯的练习,我每周都会为自己制定一套训练方案,完成既定目标后再按顺序进行下一项训练。比起毫无方向的努力,我认为这种有计划的训练更有意思。这或许与玩角色扮演游戏(RPG)的感觉差不多。

我开始自主训练,并非因为想逃离高中足球的严酷环境,而是分析自己的现实状况后,思考出的应对策略。我想这也是得益于之前未能入选青年队的失败经验。一味对不如意的现实抱怨不满,并不会有任何好处。

高二的时候,我不仅能在高中锦标赛出场,还入选了高中选拔队,甚至代表县选拔队参加了全国锦标赛。随后,我又入选 了关东选拔队,与获得高中锦标赛冠军的球员一起踢球的机会也随之增加,当时自己想到的是“终于追上他们了”。

虽然初二那年我所在的球队获得了全国锦标赛的冠军,但是我上场比赛的时间寥寥无几。之后就是初三时的冷板凳时期和球队解散。虽然当时没能入选青年代表队,但如今我又重新回到了与他们平起平坐的高度。

后来,我一路高歌猛进,以高中生的身份入选了U19 国家青年队,并在亚青赛中登场。

来到高水准的平台,会遇到出类拔萃的球员,也会遇到新的阻碍。接二连三地碰壁,让我开始预测和防备各种可能存在的困境。察知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变得尤为重要。如果能够放眼未来做到未雨绸缪,当困境真正来临时,就能轻松地一跃而过。

后来我发现,只要自己以这种方式努力,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好运也会不断降临到我的头上。

盲目地坚持晨练和自主训练到天黑都是行不通的。关键要不间断地察知未来,找出自己的不足,并判断出需要加强的地方,带着危机感做好一切准备。这就是察知力的重要性。

正因为有过初三那段痛苦的经历,我才在高中抓住了成长的“秘诀”,并且至今也仍将其掌握在手中。

我认为在学校踢足球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在高中那种严酷的环境中,我有效地利用了初三的经验。在高中的时候,对于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我每天都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只要不妥协地过每一天,终将有所收获。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我想也是在高中踢球的成果之一。因此,我讨厌无“壁”(阻碍与困境)可碰。只是单纯地踢普通的足球会让我感到不安。适合我的是那种经常被逼迫的感觉。

评论

本文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