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我未能入选青年代表队的原因是个子矮小,然而真正的原因并非如此。

上初三之后能够在比赛中出场让我欣喜若狂,所以我在赛场中总是随心所欲。自己当时确实有些膨胀,光顾着个人耍宝炫技,忽略了团队足球。

当时,足球正在逐渐向团队组织的方向转变。变化后的足球不再强调一人独自带球前进,而是推崇经过多脚传递推动进攻。

但是,我并未察知到球队的这种变化,依然坚持踢自己喜欢的足球。成为职业球员以后,我观看了当时的比赛录像,那种踢法被众人唾弃是相当正常的。然而,上中学时的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内心充满了无法上场的愤懑。

当时自己的情绪非常糟糕,明明应该面对“为什么不派我出场”的问题,而我却毫不反思原因,只是感到烦躁不安。面对如此自负的我,教练从未说过一句话。他之所以一直保持沉默,肯定是因为他觉得只有让我自己意识到原因才有意义。

我没能捕捉到球队战术发生变化的迹象,只是单纯地认为自己能力不足。当晋升青年队的结果尘埃落定后,我终于意识到 自己没有察知到这种变化,也没有做好准备。“完全满足于能够出场的现状”,这种麻痹大意导致了最糟糕的结果,初三那年我终于明白了这一点。

事出有因。如果事情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那么只要察知其中的原因,并找到解决办法就为时不晚。但是,我并没做到这点,由于没能入选青年代表队,我只能被迫选择读高中,在桐光学园的足球部继续踢球。

如果我坐上冷板凳之后能立即发现原因,调整自己的情绪,并努力融入团队的话,可能就会顺利进入青年队了。而事实是,我浪费了这种机会。这些经历让我此后倍加珍惜每一个“机会”。我经常会观察分析当下周围的情况,以便察知未来并时刻做好准备。

例如,每当有新的队员加盟俱乐部时,我就会毫不懈怠地在变化的环境中察觉到危机,并分析“我接下来必须做些什么”。因为我不想重演初三时的悲剧,那简直太恐怖了。因此,我一直在寻找等我去碰的“壁”和源源不断的危机感,我不想让自己拥有满足感。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精神创伤吧。

评论

本文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