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年11 月21 日,我们在主场迎来了与曼联的欧冠小组赛第二回合的比赛,我的进球帮助球队以1:0 的比分险胜强大的曼联。胜利的果实属于我们整支球队,特别是门将博鲁什扑出对手 的点球后,我们全队团结一致,奋力拼搏。

这场比赛的结果改写了凯尔特人的历史,球队首次成功晋级欧冠的决赛圈。而且,战胜的对手是英超豪门“红魔”曼联。虽然胜利的喜悦格外令人激动,但是当我起身离开浴池,走向在采访区等候的记者时,就立刻冷静了下来。我反复琢磨着曼联的球队实力以及场上球员的高水平发挥。

当时我的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在欧冠赛场上走得更远些。

此后,在2007 年2 月与欧冠淘汰赛对手AC 米兰的交战中,首回合凯尔特人在主场收获一场平局,第二回合在客场90 分钟内未分出胜负打进了加时赛,经过120 分钟的苦战,最终凯尔特人不敌红黑军团。不过,当时我并没有感到沮丧。虽然比赛结束之后我也曾一度为败局感到遗憾,但是我也高兴地看到了我们与米兰的差距以及自身与他们的距离。

在初次踏上欧洲大陆效力于雷吉纳的时候,我也曾与AC 米兰多次交手。当时,在意甲的积分榜上我们分属于上游和下游。由于球队整体实力的差距非常明显,我们只能被动死守。即使在那种不利的局面下,我也在努力挣扎,大脑全速运转。

哪怕只有一次机会,只要能够保持足球向前传递,就尽百分百的努力争取进球得分。

然而,AC 米兰轻而易举地击垮了我。

我该怎么办?唯有察知未来,绞尽脑汁做好准备。

数年后,作为凯尔特人的一员再次与AC 米兰交手,我认为自己比在雷吉纳的时候有了进步。虽然在球队实力上雷吉纳与凯尔特人存在一定差距,但是我做到了以前办不到的事情。这大概是因为随着各种经验的累积,自身增加了能够派上用场的“抽屉”1,所以能够应付的场面也随之增多了。

 1  中村先生理论中的一个概念,见本书第二章第三节,“意思大致与从日积月累的经验中磨炼出的‘应变能力’相近”。

评论

本文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