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4 月,凯尔特人足球俱乐部在苏格兰足球超级联赛中成功卫冕,我也当选了苏超的MVP。

为了出席这个隆重的授奖仪式,我特意跟别人借了一套晚礼服。大家在颁奖现场为我送上了很多祝福,然而我竭尽全力吐出那句“谢谢”,声音却极低。

那一年,除了最后一轮,我在各轮联赛都有出场,帮助球队完成了两连冠的伟业,而且我们的球队在欧冠赛场上首次亮相就打进了16 强。在获得如此骄人战绩之后,我又当选了MVP,这真是无上光荣。同时,我也向并肩作战的队友、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工作人员以及我的家人,再次表达了由衷的谢意。然而,笑容没有在我的脸上绽放。当然,场面上我还是勉强露出了微笑。

我并没有沉浸在成功的欢喜之中,因为“下赛季肯定十分艰难”的预感支配着我的情绪,为此我不得不做些准备。这是我对下赛季危机的察知与警觉。

在决定欧冠小组出线的关键战役中,我打进了多粒任意球,其中包括与曼联第二回合中打入的制胜一球(2006 年11 月21 日)。我想下赛季大家会对我的任意球加强防范,在我触球的瞬间 可能会有两名防守队员跑进球门。如果在我罚球之前,对手已经站在门线上的话,那么我可以放弃直接攻门,而选择与前锋配合的战术。不过,如果球门内有多名对方防守球员的话,那么我可能会增加瞄准球门上角的射门线路。因此,我必须开始进行以上情况的针对性训练……

那个赛季好不容易刚刚落下帷幕,我脑子里想的却都是这些问题。虽然我获得了MVP 的殊荣,但是摆在自己面前的挑战还没有终结。只不过是一个赛季结束罢了。既然我还要继续与足球为伍,就不得不看得远一点,提前做些准备。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危机感。在察知未来和为之准备上绝对不可懈怠。对于我而言,这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思维模式。因为如果不绷紧这根弦,就会被别人赶上甚至超越。

比赛也是如此。当裁判吹响比赛结束哨声的时候,胜利的喜悦让我内心雀跃不已。不过,只要回到更衣室,冲过澡或进行了例行的肌肉训练后放松下来,我的心绪也就完全平静了。泡在凯尔特人公园体育场(凯尔特人的主场球场)的巨大浴池中,很多时候我都是在进行自省:如果我把传球的时机稍微拖后一点,接球队员可能会更舒服些;只要稍微调整一下身体,视野可能就更广了。因此,我此时就会想到下周要加强这种训练,或增加自主训练的时间。

即使在比赛中攻入一球、情况如自己所料或发挥超常,我也会立即思考接下来的事情。一边察知自己的状况、队友的行动和对手的动向,一边思考自己该做些什么。采取必要的行动,继而让自己发挥得更好,带领球队赢取比赛的胜利,这些是我头脑中闪现的全部内容。

不过也有例外。比较典型的就是2006-2007 赛季的联赛冠军总决赛,那场比赛于4 月22 日进行,对手是基马诺克足球俱乐部。

我们双方以平局进入伤停补时,就在比赛即将结束之际,我攻入了一粒任意球,进球后我兴奋地脱掉球衣,跑到了坐满球迷的看台下方。当时毕竟已经到了伤停补时阶段,而且那场比赛至关重要,关系到联赛的冠军奖杯。一般而言,像我这种中场球员很少能在这个时间段进球。因此,我当时没有抑制内心的狂喜,完全爆发了出来。其实,我也想过来个后空翻或侧翻的庆祝动作,不过恐怕还是不会出现那样的场面吧。

评论

本文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