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职位

谷歌副总裁,负责搜索产品和用户服务体验

成名原因

谷歌副总裁,谷歌的第20位员工,可以说是当今软件行业最强的女性

生日

1975年5月30日

教育

1997年~1999年,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硕士

1992年~1997年,斯坦福大学,符号系统专业,学士

最喜欢的消遣方式和业余爱好

旅游、滑雪、跑步、放风筝

履历

Marissa负责谷歌搜索产品的产品管理工作,这些搜索产品包括网页搜索、图片、新闻、书籍、产品、地图、谷歌地球、谷歌工具栏、谷歌桌面、谷歌健康、谷歌实验室及众多其他产品。1999年,Marissa作为首位女工程师加入了谷歌,并负责管理用户界面和网页服务器部门。她的成就包括设计和开发谷歌搜索界面,将谷歌推广至100多种语言,定义谷歌新闻、邮件和Orkut,并在Google.com推出100多种功能和产品。她还在人工智能和界面设计领域获得过多项专利。工作之余,Marissa为6000多名员工及其家人和朋友组织谷歌电影活动——每年去欣赏几次最新的大片。

除了在谷歌的全职工作,Marissa同时还任教于斯坦福大学,她已经为3000多名学生教授过计算机编程入门课程。斯坦福大学授予她百年教学奖(Centennial Teaching Award)和弗西斯奖(Forsythe Award),以表彰她对大学教育所作出的突出贡献。

加入谷歌之前,Marissa曾就职于瑞士苏黎世的UBS研究实验室(Ubilab)以及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斯坦福研究院(SRI International)。 Marissa曾被多种出版物报导过,包括Newsweek(新闻周刊)(“未来的10大技术领袖”)、Red Herring(红鲱鱼)(“15位杰出女性”)、Business 2.0 (“硅谷梦之队”)、BusinessWeek(商业周刊)、Fortune(财富)以及Fast Company(快速成长公司)。 Marissa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符号系统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这两个学位中,她的主修方向均为人工智能。

“……我的第一台电脑是Macintosh Centris 610”

你的软件职业生涯是如何开始的?

我在威斯康星长大,在13岁到18岁之间做了很多保姆工作,并用攒下的钱买了我的第一台电脑—Machintosh Centris 610。我还记得当时我都不知道如何开机。在进入斯坦福大学之前,我用过的最复杂的计算机是Commodore 64和非常早期的个人计算机,上面运行着像Bank Street Writer一种早期的文字处理软件。——译者注这样的简单软件。在斯坦福,我第一次接触到了鼠标,我当时不知道鼠标是什么以及是如何工作的。在大一快结束时,我选修了为外专业学生提供的计算机科学课程CS105A。我参加了该课程里的所有编程比赛,做了所有加分的作业,我真的喜欢编程的感觉。大学二年级时,我把专业改为符号系统,所以我可以学习计算机科学、哲学、心理学和语言学。我开始学习计算机科学的核心课程,学会了C语言编程、后期LISP语言编程、并发性和面向对象编程。

在你的生活中,有没有什么事情对你的职业生涯影响深远?

斯坦福大学的两位老师把我领到了软件行业。他们是Tom Wasow和Eric Roberts。当我通过计算机课程的学习而获得了真正有用的编程经验之后,那年的秋天我回到学校后就开始考虑把计算机科学或符号系统作为我的专业。我拜会了Tom Wasow,他是符号系统的系主任,也是语言学教授。我问了他很多问题,都是关于符号系统如何工作、这个专业有趣的地方是什么以及是否适合作为毕业后的职业。在会谈结束时,他说:“我喜欢从事这个专业,因为斯坦福大学里最有趣的学生都在学这个专业。你想选择符号系统专业的原因应该是你想在这些有趣的人的周围。而你自己也想成为一个有趣的人。”学习符号系统专业会神奇地让你变成一个有意思的人,我喜欢这个想法。对这番话我仍然记忆犹新。它确实令我欢欣鼓舞,并帮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我从课堂上学到的东西实际上来源于我的同学们。

另一个对我有影响的老师是Eric Roberts。当我开始学习计算机科学课程后,我赢得了课程中初级计算机绘图部分的一个编程竞赛。因为喜欢图形软件包,我就编写了一个屏保程序。我是第一个用屏保程序参加计算机绘图竞赛的人,而现在屏保程序已经是计算机图形学入门课程的标准作业。我所获得的一部分奖励是我的程序得了100分。另外的奖励是受邀到Eric的家里和他共进晚餐,就在那时,我与他有了真正的联系。Eric一直是女性从事科技工作的主力倡导者,所以多少是他发掘并真正地鼓舞了我。他告诉我,“我觉得你真的很擅长编程。我想你可能很擅长教授计算机课程。有更多的女性参与进来,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他鼓励我当小组组长。当我被证明是一个很好的小组长后,他让我当上了该课程的首席助教,这样,我就开始编写大量的测试和考试,开始评分,以及开始管理人员方面的工作。是Eric给了我第一次教学的经验。所以,我认为与Tom Wasow的会谈、赢得编程竞赛、以及到Eric家里与他共进晚餐,这些都是我的重要时刻。

软件行业有什么让你烦心的事吗?

对我来说,可能有两个。我不太理解围绕浏览器渲染引擎的派别争斗。当你和那些使用KHTML、Konqeror或其他引擎的人讨论时,以及与来自Firefox或Safari团队的人讨论时,那么交谈很快演变为争论哪个渲染引擎更优秀以及为什么他们不会帮助其他的渲染引擎。作为设计师,我很沮丧于不同的渲染器对表现层元素没有统一的渲染。我希望软件界能制作出一个唯一的渲染器并让每个人都为之做出贡献,但是这方面的进展很慢。这是我的苦恼之一。另一个苦恼是缺乏从事计算机科学的女性。我希望看到软件行业吸引更多的女性加入。

为什么你觉得计算机领域的女性比较少?究竟问题的根源在哪儿?产业层次?教育水平?

很多人在青少年时期和大学期间就确定了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女性可能选择避开计算机行业,一方面是因为这个行业给人的刻板印象,另一方面是传统教育的原因。例如,视频游戏通常是和男性联系在一起的,这使得软件对很多男性来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他们可以在游戏中看到编程是如何创造的。对女性来说,计算机科学可以影响她们生活的方式并不太有说服力。但我相信网络使技术变成了对女性实实在在的东西。随着网络的发展,我们已经看到了进入计算机领域的女性人数在增长。每天,她们访问Flickr、谷歌和Facebook等网站,现在她们可以感受到计算机科学如何能够对生活产生有意义的影响。

“我写的一些代码至今仍在运行”

你认为自己最大的成就或对软件行业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我想这样的问题对处于职业生涯中期的人来总是很难回答的,因为难以预见哪些贡献将会被证明是有意义的。而且由于你在职业生涯的中期,你希望将来取得更大的成绩。从技术上讲,我写了大量可扩展的谷歌网页服务器来响应用户的查询并生成查询结果页面,包括主要的网络搜索和图片搜索。这是一种如何连接后台及展现结果的方式。我知道我写的一些代码至今仍然在运行,我觉得这是一个令人欣慰的贡献。我也相信,软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界面设计——人和软件间的交互——在这方面,我的贡献是设法提升界面设计为一门科学,而不仅仅是艺术。例如,谷歌是一个对比测试的早期支持者和运用这种方法的最大公司之一。在初期,我编程帮助网页服务器利用一定比例的流量给用户一种新的界面体验,然后衡量该界面体验如何改变用户的整体行为和满足感。我们也把对比测试用在一个数据驱动的框架里来评估界面设计,这些界面包括谷歌主页、主搜索引擎、iGoogle、谷歌工具栏、谷歌地图、谷歌新闻,等等。这些界面的设计我都有所参于。

是什么让你觉得你的工作取得了成功?

对于我来说,让我感到成功的是有机会触及人们的日常生活。在谷歌工作是真正有意义的。人们确实需要一些信息——关于健康问题、有关职业决定的——因为信息有助于他们获取知识和作出决定。这种信息检索的基本特征及其能够影响人们日常生活的事实,激发了我的强烈兴趣。

“为寄予你希望和鞭策你的人工作”

关于在软件行业如何取得成功,你有什么建议给大家吗(无论是研发方面或业务方面)?我可以提供4点建议,并不一定局限于软件行业。

(1)找个感觉非常舒服的工作环境,因为这将有助于你参与到工作里来。如果在一个地方,无论关于软件架构决策或公司战略,你要是能够畅所欲言、分享意见和想法,你就会想在这样的地方工作。 (2)为寄予你希望和鞭策你的人工作。要有伟大的导师来指导你的工作。Tom Wasow和Eric Roberts改变了我的生活。Jonathan Rosenberg、Eric Schmidt、Larry Page、Sergey Brin和谷歌的其他人赋予了我很多的责任,因为他们相信我,对我寄予厚望。 (3)尝试与你可以找到的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因为他们会挑战你而让你思考和工作得更好。我来谷歌是因为想和Craig Silverstein在一起工作,他是时至今日我见到过的五个最聪明的人之一,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程序员之一。在谷歌工作的头三年,我是Craig的编程伙伴。Craig审查我的所有代码,使我进步很大并成为了更有能力的程序员。当与真正顶尖、聪明的工程师一起工作时,这将会从根本上改变你的思维方式和编程方式。 (4)做一些还没有准备好去做的事情。做一些感到害怕的事意味着你将向前迈出一步,你将会学习新东西,你将会成长。

你有斯坦福大学的符号系统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Larry和Sergey也有研究生学位。在软件行业,你觉得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生学位(或MBA学位)有助于事业的成功吗?

我认为我的教育背景独特的地方是,我学习专业的顺序是反过来的。大多数人本科都会选择计算机科学专业,这将教给他们很多计算机的基础知识——如何编写一个编译器、如何编写一个操作系统——然后再获得硕士学位和从事某方面的专门研究。有趣的是,我本科的主修专业是符号系统,这使我能够选修一些人工智能方面的计算机科学高年级课程作为我本科学历的一部分。后来,当我毕业后,我想:“我很想成为一个计算机科学家和软件工程师,但哪有软件工程师从没编写过编译器或从未编写过操作系统呢?”于是我就回到学校继续我的研究生学业,去完成在本科期间未完成的那些强化编程的基础训练,获取更多的专业知识。最后,我认为曾经工作在能承受一定负载、有很多行代码以及真正复杂的大型系统上的经验,会有助于计算机科学家的成功。如果你在学校呆的时间很长,你通常能接触到这样的项目。但我认为对于业内人士也是这样的,其中的挑战在于,这能促使自己解决复杂的系统,以及能够改进代码基底。无论你的经验是来自学术界还是实践领域,这都不要紧,只要你有广泛的经验。

你是如何紧跟技术潮流和创新的?

我目前的工作是产品设计和产品管理,我正努力为公司拓展产品战略。但是每年我还是喜欢写一些程序。我利用周末写一些程序。最近比较集中在Web程序上,使用PHP和MySQL。接下来我将着手尝试一下谷歌应用程序引擎。我希望开发一些Python和Ruby on Rails方面的程序。但我认为,即使这是站在支持谷歌核心技术的立场上,通过探索研究一些新的技术趋势并坚持写代码也只是一种保持技能与时俱进的方式。

“……利用工作赋予的机会”

时间管理……技术领导者和管理人员都是有名的日理万机。你用什么策略来保持冷静并有效地利用时间?

在大学时,我的一个朋友Eleanor将需要做的事按优先级记下来。并开始从优先级最高的事做起。当然,重要的事情会排在前面,并不重要的事会排在后面。不能完成所有待办事项并不是件令人沮丧的事,你能感到欣慰的是并没有把时间浪费在并不重要的事情上。因此,永远无法完成待办事项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你在思考如何利用时间。高效地把时间花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没有让你自己被并不重要的事情牵扯精力。有些人在不能完成所有待办事项时感到沮丧,这大可不必。我朋友Eleanor的做法令人耳目一新。在这种情况下,要么可以疲倦地做完所有的事,要么你也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去做重大的事情机会。

你是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如何防止职业工作成为生活的主宰?

对于我来说,工作真的是一种享受,所以很难界定工作是在哪儿结束的,而快乐又是从哪儿开始的。这并不是说我喜欢工作得很辛苦!我经常旅行,如果出差做两、三天的事,我会决定多停留一天去体验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地方。我期待利用工作赋予的机会让我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你认为在未来10到15年,在软件领域会影响就业机会或我们开发软件的方式的变化有哪些?

互联网将从根本上改变软件的开发方式,并且在许多方面,它已经改变了。发布周期加快了,新的功能一直在开发中,这与现成软件是很不一样的。看看我们最好的产品,包括YouTube和一些我们收购的产品,他们都是每周,甚至是每天发布一次。我们在不断地努力改善发布周期,这是一个迭代的过程。我还认为,数据仓库以及基本服务器仓库的建立将从根本上改变人们访问数据的方式。如果一条信息对你真的很重要,无论是图片还是文档,在当今这个时代,如果你是只存储在电脑上而不是在网络上,那是不明智的。这些服务器仓库能够让你所存储的数据可以被复制、被维护、被保证的方式得以存储而确保不会丢失。每个人都应该充分利用云,因为云是一个存储数据更好的地方。用户名、密码和一些安全措施保证了数据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中。云实际上比你的笔记本电脑更安全,笔记本电脑可能会受到硬件故障、丢失、盗窃和意外事故的影响而丢失数据。

最后,你对进入软件行业的人有什么样的建议和忠告?

我感到很幸运的是,在谷歌的九年我从事的是和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工作,而且在某些方面,这些工作已经改变了世界。我认为这就是软件给人们带来的机遇,对世界的广泛影响。我鼓励所有进入软件领域的人去拥抱这种机遇,工作在影响人们日常生活,真正重大而且难解的问题上,然后你就会为能够参与到这样一个神奇的革命性时代而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