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前一阵儿“分答”和“值乎”一阵风靡,某人虽执拗于他那“胡建人”的“飘准”的普通话,却也紧跟潮流去开通了它们。假装头号粉丝的我去提了第一个问题:“你究竟有多少个女神?”

某人望望提出问题后瞪着一双“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大(xiao)眼睛忍笑的我,扭扭捏捏去回答。

“额......就目前来说,只有你一个啊。”

故意拖长的语调,鬼鬼祟祟的回复,躲躲闪闪的眼神。

避重就轻,偷换概念,佯装无知,向来是某人的长处。

02

很久以前我就问过他这个问题,当时的我们在学校附近的街道上漫步,恋爱初期的我们靠这种极其消磨时间而又能缓解尴尬的方式来维持着关系的进展。

“也就… 跟追过你的男生一样多吧。”真是很聪明的回答呢。毕竟,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种生物叫做:追过我的男生。

很快,他就把话题扯向了别处,关于我不很关心的欧洲宗教战争和拿破仑东征。他说他很喜欢拿破仑,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有着一个极大的共同点——矮。

这样想来,某人在这一点上仿佛并不像我描述的那样情商低下,他很知道在中文系女生面前谈论文学和历史能为自己的“五短身材”加分,知道一个非典型的文学(yi)青年向往的爱情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而非开口就来的“氢氦锂铍碳酸钠。”

不过,和他相反,我喜欢中国历史,对欧洲宗教和拿破仑兴趣不大。

所以,在他第N次提到拿破仑·波拿巴的时候,我温柔地打断了他。

“我还是比较好奇,你究竟追过多少女生。”

03

生命中的有些事情是极其奇妙的,比如我们一生会遇见正无穷多的人,有些人擦肩而过不留痕迹,有些人相遇相交之后再渐行渐远,也有些人的生命轨迹与我们始终平行,还有些人,搭上眼的第一秒钟,你就会知道,有一段故事在等着你。

至于是一段怎样的故事,就很耐人寻味了。

如果说在大上学之前,这世间还是存在着异性之间的纯粹的革命友谊的话,那上大学之后,可能就要打个问号了。每一个打着关爱小学妹旗号的学长,都可能是急于送出自己的雄性荷尔蒙的猛兽。 每一个看似热情的交友信号背后,都可能是“我什么时候可以和她肌肤相亲”的美(wei)好(suo)想象。

我是在他的一个红(chi)果(luo)果(luo)撒鱼贴里认识他的,天知道刚上大学的我有多无聊,居然在学校贴吧里的一个“双子男飘过,求一水瓶女”的贴子底下回复了一则:水瓶女飘过。

之所以说是“撒鱼贴”,因为我有很大理由相信,那时候的他正在:广撒网,多捞鱼。

学科学的某人居然相信“双子男和水瓶女是天生一对”这样的星座配对的鬼话,同时又希望有一个中文系女朋友的他固执地相信我是他命中注定的Miss Right,等到我们在一起之后我终于有机会对此嗤之以鼻:光我们宿舍里就有三个水瓶座中文系女生好吗?!

他“嘿嘿嘿”地笑,依然一副猥琐儿样。

04

他加上了我的QQ之后,很快去我的QQ空间里“视奸”了一圈。

那时候的QQ空间尚未没落之此,我们还是将其作为“灵魂”的一个重要安放地。

『空间里有很多文章,文笔不错,看起来是个真正喜欢文学的中文系女生。在心里画个勾。』

“身高?”“155。”

『小个子女生,看来可能有戏。再画个勾。』

“有男朋友吗?” 『良久没有回复,内心忐忑。』

“没有。”『耶!对勾!』

『空间里有几张照片,看起来挺可爱的,对勾。』

“谈过几次恋爱啊?”“跟你有关吗…”『额,好像踩到雷区了。不过没关系,没有男朋友就够了。对勾。』

以上是我基于认识之初他对我的各类盘问,YY出来的他当时的心理活动。——介于某人借口“忘记了”而不愿意跟我分享,只好发挥了一下我小说家的想象力。

当然,我也不是吃素的。

『空间里没有转载的文章,文笔犀利,有思想。好评。』

『五短身材,三等残废。画叉。』

『胡茬耷拉,面相憔悴,言辞猥琐,画叉。』

『字写得不咋样,画叉。』

经过这么一段描述,仿佛我们好像是坐在相亲桌上的男女双方,一面寒暄微笑,一面在心底为对方打了个分数。

『及格。』

『不及格。』

友情提醒:刚刚认识一个女生,就一股脑儿抛出以上问题,容易收到以下提示: 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对话。

05

一开始,我对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好印象。这不能怪我,因为,他是这样开始他猥琐大叔的死缠烂打的:

“花花,我喜欢上你了。我们去小树林约会好不好。”

“…..”

“好不好嘛……”

“你都没有见过我,何来的喜欢之说。”

“所以,我们出来见一见嘛。”他又开始软磨硬泡。

“额...小树林是哪?干嘛的?”相信我,大一的清纯女孩并不懂大三的猥琐大叔的世界。

“你猜啊。”

“你会不会追女生啊?”我对他从头至尾只会的那几句油腻腻的话失去了兴趣,便问了他一句。

“不会……”他仿佛突然语塞,有点尴尬的样子。

“看出来了。要我教你咩。”我打趣道。

“好啊好啊,教教我怎么追你吧。”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教会了你之后,不就可以把我追到手了么?我才没这么傻。”

最后我还是答应见他了,因为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像他发给我的照片里那样猥琐——毕竟,照片上的他额头高的像葛优,胡茬肆虐头发凌乱好比犀利哥再版,迷离的眼神望着前方的电脑屏幕,怀里还抱着一个和他一样散着油光的键盘。

还好,真人比照片清爽多了。见到我之后,紧张地说不出话。典型宅男,网上猖狂,网下羞涩得夸张。

后来,我让他把空间里那张丑的不行的照片删了。

他说,放着好了,这样就不会有别的女生看上我了。

我卒。

06

如果说在一起之后的聊诗词聊历史聊风华与雪月证明某人其实也懂那么点浪漫之心,那只能说明他在曾经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中吸取了不少的经验与教训。

他是一个很有计划性的人,这体现在很多方面,包括他早早计划下他要在大学之时找到一个能共度一生的女朋友。

“我只打算谈一场恋爱,从初恋谈到结婚…”

我刚想夸他真诚纯良靠谱,他紧接着就来了一句:

“那样比较省时间。”

他有很多女神。

貌美如花的才高八斗的,像小说主人公的电视剧女主角的;被打羽毛球的样子吸引的,被写字的认真姿态迷住的。

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曾把他的大名、常用网名(phodal)、常用ID(gmszone),在百度里全部检索了一遍;把他在学校贴吧学校论坛的每一条帖子,QQ空间新浪博客网易博客个人域名博客的每一条状态每一篇博文,全部翻到了底。

一千多条说说,翻完还真是不容易呢。

他那时用着诺基亚N72。手机的按键磨损的厉害,使用笔画输入法,没有拼音,不会用笔画的我,虽然想偷看他的手机,却无能为力。

他的手机里有一个隐蔽的相册,里面是很多女生的照片,也许是他自己说漏嘴,便为我所知了。

但“聪明的”某人告诉我说他暂时没有办法删除,因为很久之前上传到了谷歌云相册上,自动同步到了手机的安卓系统里,但后来谷歌退出中国了,他登不上谷歌账户,删不掉了。

当时天真纯良的我,还真!的!相!信!了!

良久以后,当我不再对那些技术词语感到陌生和敬畏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凭他的技术,怎么可能会上不了谷歌删不了照片!他只是不想删而已!

他还曾极尽极客之精神,将学校教务系统里的中文系女生的照片全部扒了下来,不知做何用途。后来,曾有一段时间,同是物电学院的一个同样的猥琐男对我很有点图谋不轨之心,他知道以后,三下五除二,上了教务系统,将那个男生的资料扒的一干二净。

经验告诉我,得罪谁都可以,不要轻易得罪一个程序员。

——————————

持续关注:

微博:@花仲马

微信公众平台白米粥 (yiwanbaimizhou)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评论

推荐 0
狗粮已溢出。。。

推荐 0
科技与文艺的结合,会产生美妙的结果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