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一篇是介绍出版伟大变革的文章。请允许我邀请图灵社区的所有工作人员和可爱的会员,一起见证这场伟大的变革。

上帝(代表必然会发生的历史潮流)处于反主流文化(摇滚乐,乐器,即'艺术')与科技(机器,电脑等) 的交汇处。 ——— Buckminster Fuller

开头来一段打油诗:
ZIP吞噬软盘
CD吞噬ZIP
DVD吞噬CD
SD吞噬影院
LCD 吞噬大头
电话吞噬电报
短信吞噬面谈
现在,平板正在吞噬我们的纸质出版……

想象你有一张奇怪的桌子:
它有几百米长,原木质地。破旧不堪的桌面上,油污遍布。它真的又老又旧,疙疙瘩瘩的让人生厌。好在 一个人用它 宽度是足够了 。

现在,尽情地向这张奇怪的桌子上倾倒各种各样的电子出版工具。就让基础设备、排版工具、软件平台、硬件设备倾盆而下。然后将它们肢解成最小的组件,均匀地平摊在桌面上。

取一扶梯来 放在桌子旁边 爬到顶端,向下看。 看到了什么,你能建造什么?

从一本杂志说起

the magzazine

当第一次看见 The Magazine时,我会心一笑。它集明智、理性、重点突出于一身,故而对它一见倾心。

在我看来,这本电子杂志是一份数字出版的理想样板。没有花里胡哨的装饰,全是货真价实的干货。就像一面清晰的影子投在简洁的墙上(如图)。这种类型的移动应用不哗众取宠却将事事做的恰到好处。但是它却入不了“未来出版社”(一家英国出版社,译者注)的法眼,坦白地讲它太枯燥乏味了。
我们感觉以前看见过这种设计。但是,真是如此吗?

在和哈佛商学院知名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争论新闻出版业时,Joshua Benton辛辣的说道:“我对潜在的搅局者(指移动出版)不屑一顾,因为他们的制作实在太简陋了。”

那就让我们小“屑”一下吧!

汽车和出版业

1967年,本田揭开了N360的神秘面纱。

N360型汽车是一款轻型车,我们大陆称之为小型车。

n360 HONDA N360——一款性感的小野兽——KEMEKO1971

我猜想本田的工程师们一定在我们破旧不堪疙疙瘩瘩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设计模型和制造技艺。他们时而兴奋,时而迷惑地讨论着:“用这些东西,我们能建造出什么样最简单的玩意?”

带着这个问题,本田(这家1949年开始制造摩托车,1963年开始制造汽车的日本企业)将他们的摩托车的引擎放置到一个向Mini Cooper致敬的车体内。它有31马力,而且各项性能相当可靠,更关键它是十分省油,100公里才消耗5.7升汽油。

N360型汽车是美国汽车公司想都没有去想的产品。但是也不能一味的指责美国企业:他们根本没有动机去做这种白日梦。和美国本土的汽车工业不同,日本的汽车公司不依赖行业的发展势头和趋势。一旦没有束缚,便可自在翱翔。

在软件工业中,我们一直鼓吹MVP,即最低可行产品。可以说,N360是一款最低可行的汽车。

N360并没有打入美国市场,但是它的后继者,同样小巧的N600做到了。紧接着,本田CIVIC横空出世。不久,石油危机到来。后来的故事,我们大家都一清二楚。

“日本汽车靠廉价的微型车起家,当时我们把它们看做笑话。而现在他们能制造出足以让最好的欧洲车也肝颤的Lexus”——Christensen, Skok, Allworth

本田原本是汽车工业中的无名小辈。但因为消费者提供更加适合的车型,它在美国市场站稳了脚跟,并拿走相当市场份额。

他们开启了微型车时代。

那么,你可能会问我们微型数字出版业路在何方呢?

现状

在实体书和杂志中有一金科玉律般的设计。读者指出了两种可能的方向。其一,是其依赖的语言和文化。然后从其一出发,给出一条明显的内容分割线。

平板和智能手机中的书籍和杂志却没有这条明显的线。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经常需要教程来教会读者怎么使用这些设备。
2 使用教程

为什么我们一下子就过渡到这么复杂的界面?

我们都是Homer先生

也许我们犯了Homer的错误。

当Homer Simpson 被邀请设计一辆梦想中的车时,他完成了“Homer家的车”。由于没有任何限制,Homer的设计过程就是在算加法。他添加了3个喇叭和一个专门给孩子隔音的玻璃罩。在车顶添置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更多的喇叭,更多的杯架,这绝对是理想之作!?

Homer设计的车

在进行产品设计时,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添加新功能。这是最容易“旧貌换新颜”的方法。重新构思一件现有的产品则是更为困难的过程。往往,现有的产品和它当初的设计构思相去甚远。

现有产品

出版商陷入窘境已经多年。但是一件看似稀奇却又平常的事情发生了:旧的出版业生态系统很难打破,因为它很难和行业传统“恩断义绝”。

就在前几年,出版业的初创公司经常谈及下面两点之一:

  1. 技术人员和传统的内容生态系统格格不入。
  2. 传统内容生态系统中的出版商拒技术人员于千里之外。

处在如此特殊的时代,初创出版企业应该将两者化干戈为玉帛。掌握基础构造和产品的技术人员和创造内容的出版商应该同气连枝。

但是现在却不那么清晰。由于新内容创造者出现,出版商的内容不再那么重要。更何况新的创造者犹如雨后春笋。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当像Huffington Post 和BuzzFeed 这类靠新闻集成起家的新成员在网络上价值凸显时应该不令人惊讶。他们也许靠收集有趣的图片起步,但是他们已经将触角延伸到政治领域,完成了从内容集成者到内容创造者的蜕变。甚至,Huffington Post还凭借自己的报道获得普利策新闻奖。 — Christensen, Skok & Allworth

我们可以深入更多的鲜活的例子,去窥探进化的脚步。

《MATTER》

matter

2012年11月14号,Bobbie Johnson 和 Jim Giles创办的新刊物《MATTER》耀然上市。这份杂志可能预示着高质量的刊物渐渐在电子读物这片新蓝海中扬帆远航。 2012年的3月,在Kickstarter网站上,他们成功从2500名支持者中募集到140000美元。这相当于给科技创业公司的一轮天使投资。

利用这些资金,他们建造了网站,聘请了写手和摄影,还着手去探索一些特殊领域的付费内容和高质量的新闻。

用他们的话就是:

MATTER不只是网站。它也不是一份杂志,更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图书出版商。确切的说,MATTER是这么个东西——高质量新闻业的新典型,而且深深地被烙上传统印刷向电子媒体过渡的印记。我们确信,独特而深切故事在任何设备上出售,不管是电脑,电话,电纸书或者平板电脑,可能是使内容消费者持续支付好方法。这样,靠辛勤努力换来的最好的报道能够得到应有的报酬。最后,整个产业得到良好循环。

多么好的构想:不只是网站,不只是杂志,不只是书籍。它完美的展示了如何扮演好数字出版商这一角色。

MATTER发表的第一份作品有7826字。你可以试读,或者支付$0.99元购买全文。购买者可以享受以下特权:

  • 免费获取WEB版
  • 免费获取Kindle,iPad或者其他阅读器的电子版
  • 向作者提问互动的机会

更诱人的是,他们还出售会员资格。成为会员后,你可成为编辑部的一员。

MATTER正在筹建他们最重要的资源:社区。他们各个富有激情并且才华横溢。但这只是冰山一角。

不只是网站,不只是杂志,不只是书本。无论MATTER是什么样子,我们会很快看见更多的像MATTER的数字出版商。

Skeuomorphic业务模型

从传统意义上来讲,Skeuomorphism(一个事物模仿另一事物,译者注)是设计决策的产物。我们在数字照相机上保留了机械照相机的快门声音,因为这种声音听起来很有感觉。同样,我们在电子阅读的应用程序中渲染翻页效果是因为我们对此感到熟悉亲切。

此外,Skeuomorphism也是和商业模式有关。

像MATTER这种出版商,因为他们很好地理解了编辑、组织故事的理论和技巧,所以保留了原先纸质模式的优点。同时,为了适应数字时代,他们改变了提供内容的形式和分发模型。但并不总是这样。

当我们把适用于一种媒介的决定无意识的运用在另一种媒介时,我们就触发了Skeuomorphism商业模型。在出版业,Skeuomorphism的商业模式很常见。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杂志。

只要看看在报摊(ipad的杂志系统)中的封面就可以了解到:

数字杂志的”封面“

没有一个单独的封面具有可读性。这看起来像Skeuomorphism式的设置模式,其实不然。没有一个设计者瞧了一眼这些封面,然后赞叹太棒了,就用它了。这些设计被业务决策和行业趋势所左右。 我们的视线焦点越远,封面感觉起来越清晰。一般来说,纸质杂志可能包涵以下特性:

  • 每一期有十几篇或者更多的文章组成。
  • 每一期以月刊的形式发行
  • 所有文章统一打包运输

几乎所有的这些特性都是为了解决分发和生产带来的限制。印刷和装订需要花费相当可观的时间。运输这些杂志又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为了平衡内容及时性和货架期,月刊绝对是非常明智的出版计划。

融旧铸新

那么为何我们的电子杂志和印刷版同时发行,并且具有相同数量的文章?又为何使用相同的封面?当然,这样可以在不同的媒介中较为容易地维护同一时间进度。此外,这样不需要重新设计,也不需要测试两次(至少不全部)。

不幸的是,从特定媒介的用户体验来看,用那些原有的约束来制作一本符合本色化杂志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又为什么呢?想想看,我们使用的平板和智能手机与我们使用的印刷出版物大为不同。

从事紧急发布的一大好处就是你不用关心出版物不同的传输媒介。你可以只关注数字这一媒介。或许不久的未来,从市场需求和内容质量上,你可以只考虑发布纸质的文集以给你的受众强烈的文学冲击。

那么这些所谓的数字本色化的特质又是什么呢?

微型出版宣言

微型出版的工具首先应该简单直接。

这些工具不需要复杂的说明书。

这些工具应该一看就能理解。

与工具相关的编辑和设置决策应该以数字媒介为分发和消费区域。这些工具是从数字出版相关技术精选而出,确保每一个工具都是不可或缺的。

他们都是精巧的N360。

我猜想微型出版的工具和编辑理念(不仅这两点)应该具有以下特质: - 小期刊(每期3-7篇文章) - 小文件 - 符合数字产品的订阅价格 - 灵活的出版进度 - 滚动式阅读(不要分页) - 清晰的导航 - 基于HTML - 拥抱开发的网络 其中一些特质会引出另外一些特质。那就让我们仔细的分析下这些特质吧!

小期刊

我已经在不少文章中指出应该在数字空间中去努力营造一种“边界”的感觉。其中一种最简单直观的方式就是限制提供给用户的数据信息。

一份包含20篇的数字杂志与一份含有5篇的数字杂志相比,明显后者给读者的直观印象更加简单干净。保持较少的文章数目也有利于简化导航和减少文件大小。

小文件

现在许多的软件(当然包含数字杂志)严重的忽略了运行速度的重要性。当你有一款最小可行产品时,运行速度(还包括流畅有趣的用户体验)绝对应该是最优先考虑优化的性能。

一种提升产品发布速度的方法就是尽可能的保持发行文件小。每期发布的文章得到限制时,速度会自然地会得到提升。

合理的订阅价格

理想情况下,数字版的订阅价格应该和数字化产品的业务的实际花费挂钩,而不是保护纸质订阅的成本。 这是首次数字出版的另一优势。与从纸质发布向数字发布过度不同,这不需要在过渡期补贴基础设备的损耗。

灵活的出版进度

每期愈短小,出版进度就愈加的灵活。再次强调,呈现出一种强烈的边缘感,以便于读者理解内容。我们的目标不是每天出版10多篇的文章,而是在可控制的松弛下发表少许高质量的文章。根据我们发布的内容,以天为期可能太零碎,而以月为期可能时间跨度过大不好掌控。所以,在数字出版中,以周为期刚刚好。

滚动(至少现在这样)

在2012年的“基于浏览器的书籍大会”上,我在首次提出了这些建议。将分页移除的观点至今还颇受争议。当然,我不是说将所有的分页都是不可取的。请对下面的话铭记于心,相信它会让你受益匪浅——现在我们正在规划微型出版的最核心元素,任何让用户分心的设计应该果断“砍杀”!

为了解构滚动和分页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上带来的不同用户体验,我足足花费了两年半的心血。如果你的文章缺乏必要的条理,那么可能需要粗略地分一下页。尽管,有时可能不是这样的原因。

由于需要额外的元素,几种特定的分页形式会增加一款应用的复杂度。一款设计完美的应用需要努力地保持简洁、美观、本色和连续性(当然还有流畅)。对于小型的空间来说,分页代价太高。

还有一点要说明下,当我们移除了分页,就极大地简化了内容的导航和用户的思维模式。

总之, 无分页的设计优于分页千万倍!

简洁的导航栏

导航栏应该风格一致,操作简单。微型出版的应用程序应该摒弃复杂的指南页或者教程。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去雇用一个影视明星去展示怎么用鼻子来操作应用程序。和纸质杂志和书本一样,交互应该直接简单,尽量在页面底部。记住,永远不要让用户感到困惑!

基于HTML

我所指HTML同时包含了HTML家族的其他形式,如EPUB、MOBI等等。HTML已经成为将来任何文本(也可能包括交互)的呈现方式,这点已毫无争议。将HTML整合到微型出版系统,可以保证系统的稳定和可移植性。因为绝大部分的计算设备都整合了高质量的HTML引擎,这在无形中降低了工程的难度。

拥抱开发的网络

简单来说,任何在平板电脑上发布的内容应该在开发网络上有一个相应的可到达的主页。

从互联网共享机制的角度来看,内容中不提供公共网络的地址就等于此内容不存在。

出版工作那点事

Clayton Christensen是《创新者的窘境》一书的作者。他很喜欢从“要完成的任务”来分析消费者和产品的关系。以下是他的一些见解:

最基本的一点,人们不会到处去找产品来购买。相反,人们会顺其自然,当遇到问题时再去寻找解决的方法。基于这一点,他们会去购买产品或者服务。

最关键的是你应该将焦点放在工作上,而不是消费者或者产品。这应该是最基本的分析单元。 最近,Clayton在Nieman Reports 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新闻行业碎片化的报道。其中,他举了一个现在很常见的例子。“我正在排队买咖啡,我要消磨掉这该死的10分钟”。自然而然人们会拿出手机用这10分钟来娱乐或者学习。

更多现代的职位

在数字出版领域,有成千上万的待人解决的问题。缺少向网站、作者或者出版商付费的完美订阅方案就是一个困扰我多年的问题。当我发现一个中意的新作者时,经常很难或者无法找到向他们的内容付费的方法。RSS也许对后端协议和包结构来说不错,但是从正常的面向消费者的观点来看,RSS毫无意义。(这有点像git和github的关系)。实际上,创建一个面向消费者的RSS就能很好的解决上面的问题。

这种广泛概念的订阅要求被订阅的输出产品必须迅速、轻巧、可预测、稳定和本地缓存。如果雇佣一个作者或者出版社去解决某个问题,我们可能先为内容预付一部分货款。但是你只是真心想为一个具有以上特性的阅读解决方案付款。只是恰巧他们的内容出现在这里。

勾勒微型出版系统

在开始之前,请让我们先概述下世界上最简单的桌面编辑系统。

简单的编辑系统

这个系统有3栏构成:期刊号、文章列表和文章内容。点击期刊号,显示此刊中的文章列表。点击一种的一篇文章,就看到具体的文章内容。有个标有“publish”的按钮。就这么简单。

开放的网络

多数情况下,出版商只能靠把内容发布到公开可交付的地址上来获利。所以最明显的方式就是发布在公共网络上。

这个可以说很简单。我们几十年来都是这样做的,而且有一系列成熟的工具来处理公共网络的内容发布。 为了简化平板电脑的使用情景,假设我们只在IOS设备上发布内容。假设已经有人建立了一整套交付机制,利用此机制我们能够在后台无缝地利用我们的编辑系统向用户发布内容。

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

公共网络对于桌面电脑来说很容易。但是对于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来说,仍具有不小的难度。 ! 网路出版很容易,平板出版还十分艰难

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的操作习惯和台式机、笔记本的操作习惯大为不同。它们大部分时间没有网络连接。智能手机的用户一般都是短时间消费内容,所以希望内容能快速到达。但公共网络并不是所有时候都是获取内容最佳的途径。因为它不能缓存内容,而且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联入网络。

报摊(Newsstand)

呀!已经有人这么做了——苹果的“报摊”(Newsstand)。

什么,苹果的报摊?!“那里面有可怕的恶魔吗?”也许你会这样问。或者,“是吗?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打开过这个文件夹。”

也许在短短的平板发布历史中,“报摊”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分发工具。如果你稍微简单地观察下“报摊”,你会有惊奇的发现。它在一个恰当好处的容器中,支持后台下载,线下友好,还支持RSS订阅。当然是付费的。“报摊”轻而易举的解决了我们要完成的任务。

The Magazine

让我们回到The Magazine的讨论中

这份杂志的创办者Marco Arment如是说:

就像博客不属于出版行业的一样,我并认为The Magazine不是杂志行业的一员。这些陈旧的字眼意味着老旧和过时,而它应该是新鲜时髦的事物。 他还说: 现在许多iPad杂志继承了印刷时代过多无用而昂贵的东西。甚至一些数字杂志(无印刷版)延续这些印刷的东西只是因为觉得它们有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Marco启动了数字印刷的N360。他设计编写了第一个真正的符合平板电脑特性的微型出版物。 - 每一期只有4到5篇的文章 - 每一期只有几兆大小。不像许多其他数字杂志需要几十分中甚至几小时去下载,它可以在几秒内完成下载。 - 订阅价格为12¥/月。 - 通过苹果的报刊平台无缝发布。 - 每月两刊 - 无分页设计 - 连续直观的导航栏 - 基于HTML

界面和用户体验

这个应用程序的设计极为简单。在主要的阅读区域,你能且只能做三种操作。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The Magazine的主界面

  • 上下滑动阅读本文
  • 点击右上方的按键分享本文
  • 点击“汉堡”按键,获得内容列表
    只有这么多。你无法做其他任何操作。

当你熟悉了这款应用,UI操作可以更少。分享键很少用。汉堡键有点多余,可以通过从左向右滑动激活内容列表。

The Magazine不需要操作说明页面或者教学视频。与其他情况相类似,这款应用很直观的模仿了印刷杂志的实用性。
图像1:汉堡键

期刊

The Magazine通过保持较少的内容来简化列表的复杂性。这样就不需要缩小文章的长度或者给文章提供一个宏观的视图。当每期只有4到5篇的文章时,用户可以直观的感受到边缘的存在。这样导航栏就是一个简单的列表。
简单、直观的,有边缘的内容表

通过左右滑动删除某期杂志,还可以将导航栏收缩成一个简洁的箭头。点击删除的期刊会自动下载。这只需要几秒钟。

连接

The Magazine还十分智能地管理连接。轻点某个连接,在屏幕的底部会给你一个相关的简介(iPad是弹出)。这些脚注十分高效。作者为内容提供简介,再次点击访问相应的网址。
连接/脚注

这样就可以让用户获得一个稳定的阅读环境,也不需要去处理意外出现的按钮。用户永远都不会感到困惑。The Magazine中只有两块区域:阅读区域和简洁的可滚动内容表。

报摊

整个用户体验中最神奇的部分或许就是The Magazine集成到苹果的报摊。报摊提供了两项挑剔的功能: - 内容后台下载 - 付费订阅转换 在IOS系统中,唯一允许第三方应用后台下载内容的就是报摊。这样Marco只要在The Magazine后端系统点击(至少按钮上是这样写的)发布的文章,报摊就能几乎同时的上线这些内容。这就意味着读者不需要在登机或是乘铁之前,先加载内容。如果内容有更新,它会先缓存在本地,你可以在下线的情况下,享受这些内容。 报摊还减轻了付费的复杂性,解决了信誉难题。你是给苹果付费,而不是Macro。报摊允许用户可以免费的获取一期内容。然后无缝的将用户转变为每月支付。

开放的网络

最后,一点也不惊奇。The Magazine也发布在网络上。
网络版The Magazine

the-magazine官网上提供的内容是阉割版的,同时优化了两项操作:阅读和转化The Magazine的下载。

相对削减版的内容,用户更加喜欢分享一篇完整文章的连接。更多的分享意味着更高的曝光率。更高的曝光率(如果用户的转换率保持相对稳定)意味着更多的下载和订阅。

头脑中要时刻记住Christensen的“要完成的任务”的理论。用户更加喜欢为能缓存的、简单的、清晰地、方便支付的杂志付费,就像The Magazine这样的。相反,只是文章罗列的杂志会使用户望而却步。

The Magazine:微型发表的7个屏幕截图

只需要简单的几屏,The Magazine就清晰地解决了我们上面提到的微型编辑系统:当发布时,内容怎么排布。

清爽

The Magazine的清晰让人感到兴奋。它更令人的激动万分的是它恰恰是不被现在的出版商接受的应用。这是符合他的预期的。下面又是Christensen的言论:

一般来说,在主流市场中,破坏性技术的表现差于现有的产品。但是,它们还有一些其他的对消费者有新价值的边缘属性。基于破坏性新技术的产品往往更加实惠,简单,小巧,而且一般来说使用更加方便。 我们都是新的消费者:新式阅读者,新式作者,新式出版者。The Magazine确实比其他的出版应用更加的简单,小巧,便宜和操作方便。

想想,将The Magazine这样简单的内容容器和掀起深度调查编辑风潮的MATTER结合起来的想法,会造出更令人激动的东西。

实际上,Macro(程序员出身)开发了一款具有“数字特色”的现代平板出版物。这意味着两件事: 1.今天的程序员是具有神奇能力的魔法师。在许多行业中,这点体现地很明显。然而在出版行业中,正变得越来越明显。因为Macro发现报摊未被充分利用而且很清楚报摊的性能,所以他能够很迅速的开发完The Magazine。因为Macro是一名程序员,所以他知道这些。在苹果的发布会中,报摊并没有与世人公开见面。它是在“苹果电脑全球研发者大会”上公布的。

2.出版生态系统已经准备好涅槃重生。

在Paul Graham的“15个创业金点子”中,他指出Macro这类程序员是自我激励型的生产者。

知道如何运用技能也意味着当你有想法的时候,你有能力去实现它们。这点不是绝对必须的(Jeff Bezos就不会),但是绝对是一个优势。当你想到一个好点子,如将学校的facebook放到网上。“这是一个好点子”和“这是一个有趣的点子,我今晚可以尝试建立一个初始版本”,这两种想法可以很简单的分出那个更有优势。如果你既是一个程序员又是一个目标用户就更棒了。因为这样,新版本的产生和用户测试的循环就可以一人完成。

Macro不仅仅是一个对出版感兴趣的工程师,他也是微型出版的巨人。他悠然自得地处在大型出版设备之外。于是,他创造了播客,这是一份杂志,也是一个阅读应用,它拥有阅读列表。所有简单有用的工具被放置在一个最小化的容器中。

在技术层面上,你至少应该是一个出版行业的未来破坏者。哪怕你不这样看待自己。

破而后立

我们正处在一个特殊时代的风头浪尖之上。任何事情只和这个新浪潮有关。

再次引用Paul Graham文章中的内容:

当初创公司消灭现有公司时,他们经常从一些小却重要的市场开始。这些市场经常被大型公司所遗漏。如果大型公司对这些市场鄙视时,就更棒了。因为这 经常误导他们。

2012年的冬天,对与微型出版来说,会是第一段快乐的日子。一大批的消费者会注意的平板电脑,当然也会有一些很好的选择(包括价格上的优惠)。如果微型出版在2013年不出现强势增长(特别是初创公司),那么我也不清楚什么市场形势会催生它们强势增长。

我们现在的工具可能有点凑合,也有点笨拙,甚至已经过时。The Magazine是第一个优秀微型出版物,它利用报摊(现有关键工具)来发布其优秀的内容。

如果没有十几个其他的出版商准备发布相似的杂志,我会感到震惊。或者,更好点,有人创建一个任何人都启动报摊应用的系统,就像The Magazine用最少的代价和最低的复杂度。

这点很容易被驳回。

现在对微型出版有很多偏见。

为何不成为弄潮儿呢?

拿出我们所有的螺母螺栓、弹簧刀子,然后一股脑的平铺在我们老旧的桌案上。爬上我们的扶梯,然后向下看,问问自己:“我们创建怎样的微型出版物“。


作者简介
Craig Mod 是自由撰稿人,出版商和设计者。他居住在加利福尼亚的旧金山湾区。也经常出现在东京和纽约。他是麦克道威尔文艺营的文字编辑,也是技术成员。2010年和2011期间,他在Flipboard 做产品设计。他的文章经常刊登在New Scientist, The New York Times, CNN.com, The Morning News, Codex: Journal of Typography 等杂志或网站上。

原文连接

Subcompact Publishing

译者

风林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