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睡了一觉,腰不疼了,腿疼,也不是疼,就是那种被拉伸以后酸困的感觉,而且持续了好几天。周四也就是这周训练的最后一天,我依照惯例,下午5点的时候到达训练场所,门锁着,一个人都没有。翻看了一遍QQ聊天记录,群里没有提到关于今天取消或者推迟训练的通知。百无聊赖地在门口等了几分钟,现在骑车回去又有些不甘,所以给会长发了信息,“今天还训练吗”,他倒是回的迅速,简短的三条信息,“今天正常训练”,“教练不过来了”,“你如果不想过来也可以不用过来了”,在我看来,第三句语气有些伤人的味道,有些不太欢迎的意味,可能是他觉得我5点多发这个信息,有不过来的意思,我多想了而已。所以我略有些委屈的回复“我在门口”,会长立马回复了一条,“我们马上过来”,我算是没有白等。不一会儿他们就来了,好像没有钥匙,一个领队的在不停地打电话,其他人在一起闲扯,我也就可以问问他们的情况,说实话,我还没有过正面交流,他们是体育专业的吗,他们学校算是本科吗,这两点是我心中的答案,没有证实过,所以我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们什么专业的”,一个个子不高的男生回答“我是土木,中专”,想来我今天一个女生待会儿是不是会尴尬,就问“昨天那个女生还来吗,都是你们班的吗”,“她是那个男生的女朋友,他指了指那个180个子的男生,她今天不过来了,可能今天就你一个女生”,后来就是一阵沉默,大家都在等。终于等来了一个女生,拿钥匙的女生,我刚开始以为只是管钥匙的,直到一起训练才发现是一起的,也是协会成员,当然挺有意思的是,我过来三天,每天见到的都是不一样的女孩,一天换一个。那个女孩个子跟我差不多,160,和前面的一样,也是问我为啥学跆拳道,还有就是惊讶我是**大学的,为啥不在本校学习,训练中间又进来一个女生,她向另一个女生介绍说“她是**大学的研究生”,两个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那个女生也是唏嘘不已,不过这种惊讶我后来大概明白了。我后来在百度上查过她们学校,是一所专科院校,有大专和中专,也就是说本科院校也算不上,而我是一个211学校的学生,所以会有那种惊讶。当然我没有歧视的意思,我们搞网络的好多是大专,而且他们动手能力特别强,绝对可以秒杀我们这些什么都没见过的渣渣,我一个搞网络的朋友是高中毕业,我特别佩服他,理论和实践都特别强,像华为的这些设备熟悉的很,各种项目都玩得转,一直是自学,晚上敲命令到半夜,理论也很扎实,什么都能说得头头是道,通过网络成人教育考过一个大学毕业证,不过他经常调侃自己是高中生,然后把我的学历摆出来跟他比,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今天教练不在,所以预热完就是自由练习,我当然去找那个妹子一组,我什么都不会,女孩说,让我来个直踢,我一脸懵逼,横踢我还是一脸茫然,所以我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一堆概念,直踢,横踢,竖踢,旋转踢。也知道昨天大家并不是瞎踢,每一种踢法都有学名。总体来说,都比较照顾我,带队的那个男生专门过来让女孩教我基本的动作,她倒是没太多耐心,说自己不会教人,就是给我演示一遍,让我自己感觉。那个带队的就直接教我了,横踢那个动作的要领是,是把腿抬起来,肩膀和腿是一个高度,要用胯顶起来,当然我比较笨,学不来,当然他不好纠正,让那个女孩帮我抬腿。尝试了几次,都不行,后来他突然醒悟过来,“哎呀,我知道了,是她腿上的筋没打开”,当时我有点害怕,以为要训练什么高难度动作,后来发现其实挺简单,所以又跟着她们瞎折腾了会儿,大概就是趴在垫子上,两腿往外,那个女孩向上扶我的腰问我疼不疼,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可能是我从小就会偷懒,不去按照标准动作做,整个人是趴在垫子上的,所以没有力。就比如我现在都不会做俯卧撑,一般都是整个身子趴地上,动动屁股,上下几次,蒙混过关。后来又来了一个女孩,互相撇了撇,今天的话很轻松,好像没有什么太多东西可以写,训练就写到这儿了。
    这几天的种种事情勾起了我对前任的回忆,也是我的初恋,前面提到那个低个子男生,说自己是土木专业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他,而且我现在训练的这个跆拳道协会是建校,所以大部分人的专业都和建筑有关,那个会长最近又问我认识不认识学建筑的,会不会画梁的配筋图和截面图,让我帮着问问,可能觉得我是211学校,学习上应该都挺厉害。但是我确实不认识我们学校建筑专业的,我还是想起了他,当然我不会去联系他。他以前是建筑专业,他们学院也只有建筑和土木两个专业,我和他是从大一后半学期谈到大四,毕业季,分手季,细节就不想说了,反正就是情侣之间该有的温馨浪漫都有,而且大学的时候我是二本院校,他在我们省唯一的一所211学校,所以我们俩是异地恋,他180的个子,因为缘分和互相欣赏对方走到了一起,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幻想着以后会结婚什么的。分手的理由,别人问过,我也说得很含糊,我说我哪知道,他提的分手。但是我知道我是有错的,本来家庭不应该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但是家人给我叨叨的多了,我也自己那样认为了,觉得我们俩不会幸福的,所以有分手的意思,真的不想再坚持下去了,说得不好听就是自私和懦弱。他的家庭让我犹豫了,有些演电视了,他爸爸犯了事,妈妈自杀了,所以家里就他一个人,每天在学校还要打工,把钱寄给爸爸,养活自己,所以他每次生日给我买礼物我都会心疼,怕影响他的经济,还好一年也就只有一次生日。从我家人给的压力,到我自己的认知,一步步地我放弃了这段想走到一起,认真恋爱过的感情,也希望可以被原谅。在这段感情里面我没有选择善良,而是选择了自私,也希望他可以找到爱他的,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