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Stack社群经理|Tom FiField
开源资历 参与开源20多年,曾任澳洲国家级研究计划的云端架构顾问与云端团队领导人,现为负责协调全球开发者的OpenStack社群经理,也是OpenStack官方维运指南《OpenStack运维指南》作者之一。


如何解决各国开发者合作开源项目时,因彼此价值观不同所产生的争端与冲突,是Tom FiField担任OpenStack社群经理面临最大的挑战

2014年全球最受欢迎的开源是OpenStack,计划吸引全球各界参与的关键之一,正是有一群负责协调全球开发者的OpenStack社群经理,来自澳洲的Tom FiField是其中一位。他是OpenStack程序代码贡献度排名中名列前茅的开发者,更是官方OpenStack维运指南《OpenStack运维指南》的作者之一,在整体OpenStack的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角色。

而Tom FiField在90年代,就已经在家乡澳洲,开始做各式各样的开源项目,如在高中时代利用开源的地图工具,作出类似于现在的Google地图,来为澳洲城市打造免费的Wi-Fi,到了大学,也利用许多的开源程序代码与工具等,分析大量物理实验的数据。

之后,甚至担任了澳洲国家级研究计划的云端架构顾问与云端团队领导人,设计了澳洲国家数字科学研究计划的云端平台架构,可供研究人员调度澳洲多个数据中心的运算资源。

接下来参与了全世界最大的核物理实验室CREN(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Nuclear Research,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LHC)项目,为了要解决每秒要分析1PB爆量数据的难题,Tom FiField负责设计底层的基础架构,也就是用OpenStack来打造私有云。

另外,其中参与的物理学者来自于55个国家,由于每个人都具备不同的文化背景等,在每个礼拜的会议中,透过和各式各样的人折冲樽俎,也成为日后在OpenStack中,协调来自超过55个国家的物理学者是很宝贵的经验。

如何解决各国开发者合作项目时,具有不同的文化、宗教背景等价值观所产生的争端与冲突,正是Tom FiField担任OpenStack社群经理面临最大的挑战。

Tom FiField说,过程中遇到相当大的冲突是,有一位非常资深且地位崇高的开发者,在一个项目中深耕已久且贡献很多程序代码,突然有一位初出茅芦的开发者,想出了非常好的点子挑战前辈。不过,当时这位前辈,开始不断攻击年轻人,甚至用非常尖酸刻薄的话批评。

而Tom FiField尝试解决的方式是,首先要了解这位前辈来自于哪一个国家,透过事先了解文化背景,才能有初步的应对方式,再来透过写电子邮件,如开头先表示,「你真的是这领域的专家,我了解你所说的事情,也许你也可以思考这些做法…」透过先肯定对方,站在他的角度思考,才能有效地沟通。

然而,不同国家的人,根本上具有不同的互动方式,例如,有些国家的人只有在拥有他人的认证下,才愿意贡献程序代码,相反地,像美国人毫无顾忌地贡献程序代码之后,再希望得到最好的效果,不过,Tom FiField说,这种方式经常让许多OpenStack的项目,因为程序代码的完整度不够,而无法继续下去。

另外,以沟通方式来说,有些国家的人,很愿意在在线沟通,但也有一些国家,坚持一定要面对面。例如,台湾人很习惯在线沟通,甚至可随时约在咖啡厅讨论,但是,在埃及,如果要举办小型聚会等,由于国内动荡不安,必须要聘请武装保安,才能确保安全,无形中也阻碍了很多的交流机会。

OpenStack基金会的运作模式,正是从中心化运作,转变成去中心化运作的范例,不过,Tom FiField说,也没有办法完全以去中心的模式来运作,还是需要有人在其中加以协调与控制,才能让组织顺利运作下去。

而维持组织顺利运作的关键因素,Tom FiField表示,信任是不二法门。在参与社群过程中,一开始就要假设所有人都是友善的,透过积极地相互讨论,贡献程序代码,再到检视其他人的程序代码,并提出建议,而成为OpenStack的一份子。

因此,在信任基金会与信任社群成员的基础上,成员间是否能积极地参与与互动,就是开源社群的成功关键。

正因开源,才衍生新商业模式

Tom FiField说,由于OpenStack作为广泛与根本性的技术,在此云端平台上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应用,例如,由于德国冬天通常低于0度,家家户户都因为开启暖气,而耗电量庞大,因此德国一家新创公司,利用OpenStack创造出新型态的商业模式,也就是将机架型服务器搬到使用者的公司或家里,透过服务器所散发出来的热能,当作电暖炉,而节省庞大的电力。

由于开源具有免费取用特性,提供了年轻人有更多的机会,可以透过免费的程序代码,来发挥创意。如近期在日本神户大学的应用程序开发竞赛中,有2位学生利用扩增实境技术,让使用者戴上智能型眼镜看服务器时,会立即显示出服务器的设定与规格等,如哪一台虚拟机正在运作等,如果服务器出现问题,甚至可以看到服务器发生了甚么问题。

甚至,也因为可免费取用开源程序代码,许多学生有机会在课堂外能自主学习,如看到与取用别人的程序代码,来创造自己的产品,也可在团队合作中,经由不断地讨论与实作,激荡出更多火花,大为提升了软件工程师的能力。

而以希望使用开源软件的企业来说,Tom FiField说,当选择使用哪一个开源软件时,需要考虑此社群的活跃程度、未来规画,是否有多家厂商提供技术支持。

此外,由于Tom FiField参与开源项目横跨2个世纪,近20年。他说,20年间最大的不同是,90年代早期,开发者多是凭借对于开源精神强大的热情而投入,且认为微软等企业垄断产业甚至是邪恶的,因此不断地贡献Linux程序代码。而现在的开源者,倾向于用更实际的态度,利用各式各样的开源软件与工具等,来解决在各产业上所遇到的问题。

也就是说,Tom FiField表示,如今,由于现在公司需要更敏捷与创新的方案,以和其他家公司竞争,而需要更大的弹性与自由来扩充云端平台的规模,使得开源更为普遍,甚至已经深入运用到各个领域中,他认为,这也代表开源走到21世纪,已经成为新的主流趋势。

(转载自iT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