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阐提人

小津安二郎形容自己是个开豆腐店的,只会做豆腐,如果改做炸猪排或咖喱饭一定做不好吃。这个自谦的比喻成了他唯一一本散文集的书名《我是开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

小津的电影总是淡淡的,乍看之下没有很强烈的冲击力,就像豆腐,入口温软,有淡淡的余味,不像咖喱或者炸猪排,强烈的自身气息从还没入口就会散发出来。这位拍了50多部电影的传奇式导演在散文集里,依然像豆腐一样,淡淡的,平凡而普通,娓娓道来自己的想法。

被称为独创的低镜位摄影,他解释说只是因为换场景时不断移动灯源后地板上都是电线,总是去整理好浪费时间,于是就降低摄影机位,不拍地板好省点时间,久而久之就都这样拍了。

不爱运用重叠,推拉等技巧的原因那样做摄影机很容易抖,效果不好;多半镜头都在室内完成是因为室外要受天气限制太麻烦;当兵归来却不拍战争片,是因为已经经历过一次惨烈的场面,不想再重复一遍了⋯⋯他将他人为他构造起来的神话一一打破,还原成最真实的自己。

这个长相酷似深夜食堂老板的大个子导演,总是面带着微笑,固执着要拍出电影的余味。所以他不管电影的文法,也不认为电影应当有文法;他不要夸张的表演,他觉得压抑才是更准确地表达方式;不要推特写,冷静地旁观才能展现真实生活的全貌⋯⋯他的电影用心拍成,正如一块原味豆腐,只选用最好的黄豆,用最传统的工艺,用心做成。余味会一直绕在嘴里,铭记在心里。

有一段时间,我只要心情烦躁,就会翻一部小津的电影出来看,两小时过去后,心情平复,浑身舒坦。有朋友很诧异,说无论如何都看不了小津的作品,会睡着。现在想来,这位朋友常年关注着各类新鲜刺激的事物,热爱标新立异,已经忘记了豆腐是什么味道了。

转自微信公众号:LoveIsBug,微信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