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秦淮河,我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不少名家也写过这个题目的文章,朱自清先生的同名文章还曾经入选中学课本, 这次为了写这篇文章,又特意去读了朱自清和俞平伯的同名文章,但是我的这篇虽然是这个题目,却不是关于游览秦淮河的,或许是想表达南京给我带来的感受罢。

在朱自清与俞平伯的同名文章里都记叙了夜游秦淮河的故事,文章里对秦淮河的美景与秦淮风月都有提及,至少在那个年代,还可以欣赏到满天星斗,清风里的蛙鸣,虽然在道德情感的约束下,并没有听歌女的弹唱,但是隐约的琴声,歌声和笑声还是给我们带来了晚间秦淮河上的婉约景象。我不禁想到如果当年白居易也被道德所约束,是不是《琵琶行》就会出自其他诗人之手或根本就不会产生了,在朱自清先生的文章里,我可以感到一种说不出的遗憾,在道德的大旗下,浅弹轻唱,吴侬软语都是那么的不合时宜,或许只应听那关西大汉唱赤壁,如此,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与任何一条有名无名的河流又有何区别?

南京,这个六朝古都,许多年前也曾到过,多年以后,再次踏入这个都市,却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陌生感,玄武湖畔搭出的行人栈桥确实方便游人往来观赏,中山陵多出的许多钢铁栏杆估计也是无奈之举,夫子庙依旧游人如织,乌衣巷里王谢旧居仍然静静的迎来送往,秦淮八艳的痕迹也依旧,但是商业化的高度运作却让夫子庙少了很多天然的乐趣,多了许多人工的斧凿,在夫子庙我居然看到有人用水泥去试图粘合老树开裂的躯干,一切为了商业,浓浓的商业味道也使得大部分的游人仅仅是在几个牌匾或故居门前拍照留念之后匆匆离去,看着匆匆人流,古语“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禁浮现脑海,这些游人能领略原来的秦淮河风范么?或许正是这种自然的选择,让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改变了原来的风貌,变得处处迎合商业的需求。

今天的秦淮河,两岸还是有灯,河里还是偶有游船,但是咿呀的撸声早已经被螺旋桨破浪的声音所取代,那些浅笑盈盈,轻弹浅唱,吴侬软语,清风蛙鸣早已经雨打风吹去,曾经的文化传承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流传下去。

别了,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别了,那些曾经的青春岁月……

灯影依旧,桨声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