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访谈之四十:专访郝培强(@Tinyfool)

郝培强,网名@Tinyfool,iApp4Me.com创始人。身高180cm,体重240斤,人到中年,有些肥胖,有妻有女,无房无车,现居上海。他是程序员、Blogger、二手经济学家、苹果产品义务推销员、Mac/iPhone/iPad开发者……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电脑是万能的

那台电脑无所不能,长得像个大吊灯,小孩说什么它都懂,这和我之后接触到的电脑很不一样。

图灵社区:你是怎么和电脑相识的?

我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叫《星球大战》,里面有一个小孩,有一台大电脑。那台电脑是一艘飞船的中控,叫雨果,它无所不能,长得像个大吊灯,小孩说什么它都懂,这和我之后接触到的电脑很不一样。那时候大概是Apple II的时代,但我买不起。上初中的时候,出了小霸王学习机,我就让我爸买那个。买回来的虽然不是小霸王,但也差不多。我就想是不是可以用学习机来做游戏呢?那里面有一个BASIC的环境可以编程,我自己就写一些小游戏。那时有一种感觉:电脑可以让人无所不能。

到了高中,我开始接触真正的电脑。学习机无法存盘,我曾经写过一个巨长无比的程序,写了好多代码,结果我表弟跑过来按了下开关,没了。高中学PC的时候,大家喜欢电脑的很少,因为那时候电脑是个不亲民的东西,屏幕上显示的东西都是黑白的。但是我当时很痴迷,我感觉电脑本质是万能的,只不过我手里的电脑还达不到。Windows兴起的时候,我父母还给我报了个学习班,就是学Windows怎么操作的那种。高考前两天,我有了一台电脑,后来整个假期都在玩电脑、写程序。我写的程序其实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是我就是想写。

图灵社区:你大学的经历是怎么样的?

我高考考得很烂,估分的时候觉得本科线都到不了,那就复读去吧。等到报志愿的时候,我爸说怎么也得找个明白人问问啊。明白人表示,英语和计算机都是工具,是不能当作专业来报的。其实不用他说,我的成绩也报不了计算机专业,后来我就去上了一个石油系统学校的机械专业。

高中的时候,我学不下去是因为有点狂,觉得自己成绩特别好。到了大学,学不下去的原因变成了数学。我数学底子不错,第一个学期没有怎么听,分数居然还很高,后半学期我就干脆不去了,每天去大学机房玩,结果高数考了个不及格。当时也没有人告诉我哪个科目很重要,高数灭了之后,我发现所有的科目都无法通过。到了大学,物理其实就是物理常识加微积分。感觉每门课都是在考微积分,而微积分我又不会。

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大三的时候因为挂科太多,需要见家长。上了大学还要被叫家长,父母和我都很尴尬,因为学校已经打算让我退学了。我去学校大门接我爸妈,他们一脸沉重,我也垂头丧气,这时候忽然有人跑过来说:“郝老师,你好!”我们全家都愣住了,因为他们来的时候,听到的都是“你儿子不好好学习,天天不知道在干什么”之类的话。我和他们解释说,我在别的专业作培训,教了400多个学生怎么使用计算机。本来以为他们会劈头盖脸地教训我,但是他们却和我深谈了一次。我爸觉得我做的事请还有点意思,但是无论如何也应该先把学位证拿到。毕业的问题是家里的关系帮忙摆平的。学校里一群不是我们专业的老师很喜欢我,但是我们专业的老师都觉得我是个累赘。我当时反思,如果一开始上大学就好好学习,后面又会怎么样呢?左思右想之后,我觉得我仍然不想学那些东西。我可以端正态度让每一科都通过,但这仍然不是我要做的事。是有点任性,但这就是我真实的想法。

图灵社区:没有系统地学过计算机,那你是怎么成为一个码农的?

我属于干活上手型。编译原理我是自己看的,搜索这方面我也是自己研究的。弱点我也很清楚,就是和算法、数学相关的,都学得不太好。我自认为分析能力比较强。比如说中学看小说的时候,大家租小说看,有人租了1到20集,租的人当然自己看第一集,所有其他人就都要从中间开始看。我通常都从第10集开始看,最后也能把故事串起来。学计算机也是这样,一开始写的代码巨烂无比,但是之后的问题要自己解决,所以什么苦都吃过,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另外,通过读、写大量技术文章,也学了不少。

我学习所有的东西都是靠兴趣,而且多学没坏处,知识面广了,要用的时候捡什么都可以捡起来。我的不安全感,也是通过学习新技术来缓解。可以说我没有特别精通的东西,我的强项是分析解决问题。我在面临需要通过学习来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我从来不走捷径,我会一行行分析,一行行搞出来。

在培养晚辈的时候,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大方向。首先你用什么样的语言,要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上。有人说我们的选择是自由的,但如果不是在理解的基础上来做选择,选择就是不自由的。我不会告诉谁Objective-C就是好,我会说你先去弄懂Objective-C是什么再决定。C++也是同样道理。我真的不喜欢C++,但我不喜欢它有我的道理。对于我来说,它太麻烦了,而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我宁可学一个简单的语言。象耗子这样能把这个复杂度弄懂的人应该去学,我知道他能弄懂。

关于事业的三个故事

我们俩就去和人谈合同,谈着谈着,人家问:多少钱啊?我们才想起来,这个事我们还没商量过呢。

图灵社区:第一份工作是什么样的?

大学毕业的时候特别迷茫,去了无数双选会,参加了无数场面试,但就没有什么工作让我觉得一定要去。我妈勒令我去找工作,就打了份简历,去了一家求职中心。我走到第一个台子,聊了一下,觉得对方很nice,就把简历给了他,然后直接回家。回家后,我妈说人家已经电话通知决定要我了。

我第一份工作在一家电子厂,他们是给摩托罗拉做配件的。那份工作很简单,其实就是一个网管,我的专业他们也不在乎。工资1200,租了一个200块钱的单间(房间里都没厕所)就开始上班了。主要工作内容就是,如果有个女孩说我的电脑连不上网了,那我就爬到桌子底下看是不是线被踢了。比较棘手的是,如果离路由器很远的人网断了,得查出是哪根线断了。我归开发部管,公司只是组装摩托罗拉的手机,但是测试机生产线都要自己做,摩托罗拉不管,甚至我们经常比摩托自己的厂子更早建生产线,把我们设计的测试机卖给摩托用。其中一种测试机就是要给屏幕供上电,然后检查屏幕上每个检测点。我们要走一段自己的动画,然后看看是不是每个点都看得清。我们当时想做一些新产品,有无数的想法,但是都没有做出来。后来我还做过工厂的工资管理,考勤管理的系统,那时的工作很好玩。后来这个厂发生了一些结构变化,他们觉得我做网管做得太好了,总能解决棘手的问题,于是不想让我写程序,专门做网管,这个事情我无法接受。

图灵社区:后来你怎么和霍炬做起咨询来了?

我后来帮了一个做记者的哥们做一些事,他每次都请我们吃饭,聊一聊,解决完问题就散伙了。有一天他说:“总是这样,久了好像有点对不起你,我还是给你钱好了,反正每个月都会打扰你一两次,不如我给你每个月三四千的兼职工资。”当时正好工作得不顺心,就想,要是这样的工作找上两三份,不就不用坐班了嘛。咬咬牙,辞了职,然后遇到霍炬,他说他也不想干了,于是我们一拍即合,决定一起开个公司。在一次参会的路上,一个同去的哥们知道我俩的情况,给了我们一个两万块钱的项目。公司还没有成立呢,就先拿了一个单子了。终于,我们有公司了,还有了第一单生意。

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网站CEO,本来没觉得会有什么交集。但一个月之后,他找到了我们,因为他们网站流量翻了几番,想要做一些优化。我们俩就去和人谈合同,谈着谈着,人家问:多少钱啊?我们才想起来,这个事我们还没商量过呢。我说8000一个月就行了,还现编了一套规则:一个月最多四次拜访;电话邮件随意;不写代码,只解决问题。当时的旗号就是做咨询。其实我们只是比普通程序员里眼界稍微开阔一些而已,也没有玩过负载,只是听人说过或者看过一些文章,很多东西对我们来说也都是全新的,就是硬着头皮往上冲。从某种角度来说,最后也都忽悠出来了(笑)。

客户解决了性能问题之后很高兴,他们意识到以后还会遇到其他问题,所以合作还是继续下去了。我们发现他们的搜索很烂,而且有人出价20万要帮他们做,于是他们邀请我们来帮忙。我觉得首先这是个挑战,其次我们万一做不来,这单子不是要丢了?

我这个人什么都没有学得很深入,但在Google刚火的时候我就研究过搜索,到处看文章。01、02年有一个叫Lucene的东西,很多人介绍过,我也觉得很有意思,但当时觉得它没什么用武之地,所以也没有真正用起来。**借着这个机会,我买了两本书,《Java语言入门》和《Lucene实战》,边看书边写,九天时间我给他们写了一套系统。**Java和Lucene都很简单,很多人玩不明白是因为他们对搜索不理解。我看了很多年的搜索,虽然从来没有动过手,但我对搜索的概念门儿清。

这个系统我很骄傲,因为它不是为这家公司量身定做的,而是一个通用的架构。虽然用的是Java,但我觉得未来的客户未必会局限于此,所以一定要有Web接口。当时我不会玩Tomcat,也来不及学习,于是我找了一个Python HTTP Server,这是一个开源的架构,照着它写了一个Java的HTTP Server作为前端,这样我们的程序不需要跟Apache Tomcat组合,自己启动就可以接上了。我和我的合作伙伴有一场争论,他说做C的更好,我说那个太新了,缺乏社区经验,也许不靠谱。Lucene再慢也是个成熟的东西。于是我们分头去用不同的方式来实现,最后他那个没按时写出来。

客户上线之后,效果很好。原来每天4000次搜索,换了这个系统之后,第二天就变成了8000次,第三天40 000次,第四天80 000次,客户也很信服。

图灵社区:你们用这个搜索系统做了些什么?创业了吗?

这个事完成之后,我们觉得除了咨询以外,搜索可以作为我们的一项产品了。一开始我们打算出租搜索,后来客户的竞争对手点评找上门来,直接签了一年的服务走了。然后我们融了一笔小钱,开始招人。我们还和六间房签了一笔单子,是按搜索量收费的。当时他们一天2000多万搜索,按照这个量我们的月租是很高的。

我们很重视这个项目,做了很多次大改造,那段时间真的很辛苦。我对Java的研究已经相当深入了,当时的学习方法是这样的:我在Google上搜Java性能、Java内存、Java高性能、Java并发,以及把IBM开发站上Java性能调优的内容全部弄回来,把所有Java调优工具全部都过一遍。我们把搜索过程中每个部分,查询词、分词、查询词的解析等都单独加一个timer,然后用用户数据log几万条跑压力测试。跑完之后,把数字拿过来打成一张图片,研究上面的高低点分布,这个时候再把压力翻一倍,看看这个压力怎么变化。改一句,跑一遍测试,就这样假设、试验、确定问题,不断调试了两个星期,终于把性能调上去了。最后一台机器跑2000万是没有问题的。悲催的是,我们虽然调好了,但六间房的视频牌照没有拿到,导致他们无法再融资,流量每日俱下。

我们做的工作虽然有价值,但是再也找不到有这么大需求的客户了。而且当时还有好多小客户都被拔线了(拔线门:一个网站出问题,整个机柜甚至整个机房无关的网站一起被拔线)。而且A轮融资的时候,本来融到了一家,但是觉得对方条件过于苛刻,害怕之后会有问题,就重新找。可是重新开始找的时候,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影响到了中国的投资界,大家都不肯出钱了。当时我对创业有些灰心,小公司可能拿不到牌照,做网站会被人拔线,创业公司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实在是太难了,我觉得还是继续打工好了。

苹果和乔布斯

乔布斯的执念从来都没有变过,他要把科学家用的机器变成你手中的爱物。后来,他只是学会了顺应当前环境做事情的方式而已。

图灵社区:你是怎么和苹果结缘的?是什么东西打动了你?

我在高中的时候很爱看书,我看了三本传记,一本关于IBM,一本关于微软,一本关于苹果。其中我最喜欢苹果那本传记,那本书是关于乔布斯的。这本书其实是把乔布斯当作悲剧英雄来描写的,他刚被苹果赶走,谁也不知道他之后会干什么。我很喜欢那本书的调调,悲情嘛。里面说了他对于这个行业的贡献,当时大家对乔布斯的印象和现在是不一样的,那时普遍认为他年轻时很聪明,但是后来就变扯淡了,很嚣张,结果弄得自己的公司都容不下他。

我认为苹果有一点像这个行业被淹没的传奇。现在很多人认为,乔布斯回苹果之后做出很多牛逼的东西,从这里开始才是乔布斯的传奇。其实,错了,乔布斯一直是个传奇,只不过中间中断了一段。他的精神世界从来没有变过,他要做的事也没有变过。

有人说苹果不是第一个开发电脑的,也不是第一个开发PC的。据我了解,最开始的时候有一种东西叫做阿朗星,很多黑客都沉迷于此,阿朗星就是一个方盒子,上面有一堆灯,一堆可以扳的开关,没有鼠标、键盘、屏幕。那些开关就跟插线是一个道理,就是这么写程序的,灯就是输出方式。而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在很早的时候就提出,电脑一定要有键盘,人不应该用扳开关的方式输入程序。他们觉得这个东西不装上键盘和显示器就玩不起来。苹果I和II其实也不带显示器,但是可以直接插到电视上,所以说苹果是最早把PC应该是什么样的构建出来的公司。

如果到这里乔布斯就收手的话,可能就不会有后来的盖茨。乔布斯认为计算机是个好东西,但是它是不能直接给普通人用的。85年出的Windows一代是很可怕的,就是线框图,感觉完全不对。而他在84、85年做的Lisa,水平已经和91、92年的Win32差不多了,但他太执着于做出心中的好东西,成本过高,又和主流产品Apple II产生竞争关系,造成了业绩问题。但董事会的错误在于,这种视野宽广的初创企业依仗的不应该是职业经理人,而是有创造力的人。我对盖茨评价不高的原因也正因为此,我认为他的视野并不开阔,他只是跟随乔布斯当时的想法而已。但是他有他务实的一面,他就没有因为价格而拒顾客千里之外。他视野狭窄有几件事都可以反映出来,其中之一就是跟随Netscape做浏览器,这个东西没火的时候他没兴趣,火了之后就想抄,抄也没关系,但是IE做到IE6,他又要把团队解散,份额全是他的,刀枪入库。等到人家搞开源,搞出了Firefox,花了三年时间把市场做到10%,这时候盖茨又清醒了,又要重新做IE。这说明他不是要把一个产品做好,而是要获得市场份额。而乔布斯当年却是牺牲了公司的利益,要成就一个完美的产品。

乔布斯回来做了一个播放器,很多人说乔布斯回来是做播放器的。但是在我看来,这个播放器也是一台计算机,它就是完成专门功能、和人交互的计算机。把电脑播音乐这部分抽离出来做到极致,让你觉得很舒服。iPod后来就变成了iPod touch,再后来就变成了iPhone,这是有传承的。乔布斯的执念从来都没有变过,他要把科学家用的机器变成你手中的爱物。后来,他只是学会了顺应当前环境做事情的方式而已。

图灵社区:苹果的成功在你看来有什么原因?

苹果的销售数据显示,他们每一次的新产品销量总额都是上代产品两倍还多,这个数据在iPhone4和iPhone4S的时候都很明显。买过一个iPhone的人,下一个产品仍然使用iPhone的概率很高,达到80%,而其他机器可能也就是百分之四五十。我认为这个翻番的销量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在国外非常普遍的合约机。这些合约的周期通常是两年,而苹果新产品发布的周期和这个时间是很协调的。这非常巧妙,在全球规模来看,都很少有公司做产品做得步调如此精准。每一代机器(一款新机型)和上一代机器的间隔都是一年,而每隔两代就会有一个大的变化。一开始可能还不明显,到了iPhone3和3GS,4和4S的时候就很明显了。这个销售周期太合理了,合约完成了,下一代产品也出来了,用户只需要把合约继续就可以换新产品了。

一个产品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可以从顾客会不会续买这个产品看出来,首先是这个产品的质量有没有下降,然后就是凝结顾客自己的价值。2003年iPod开始支持Windows,同年苹果开始开拓音乐市场。当年Mac的占有率很低,虽然iPod很火,但是前三代其实卖不了多少台,因为没有Mac的话根本无法同步音乐。销量还没起来,苹果就敢卖音乐了。0.99美金一首歌,一个iPod一百美金不到,可以存1000首歌,很多正版用户可能就会买一千首歌。你还会再买索尼吗?这点在苹果的成功里至关重要,到了后来,苹果已经和1.4亿张信用卡连在一起了。所以说乔布斯第二季的时候做事已经特别成熟了,很多事都是顺理成章的。如果他们当年不卖那么多音乐,今天的软件会那么好卖吗?卖软件,卖内容是一个持久生意。我的iPhone为什么不换,因为我的应用已经买了几千美金,已经超过了任何一款iPhone。这是一个进去就出不来的产品。

但是光有产品就够了吗?重要的是苹果改变我们的生活。比如原来我打算教我女儿怎么用Mac,但是当她在1岁半的时候,我给了她一台iPad,我不需要教她怎样使用,她直接就会用。我曾经尝试过教我父母学电脑,老年人学电脑相当困难,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从这件事上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让一个设备包打天下。用iPad几乎可以完成所有娱乐、轻松的事情,但是程序员、设计师可能仍然需要电脑来完成自己的工作。

创造的乐趣

我就马上对这门课失去了兴趣,太无聊了,设什么计啊,这不就是抄吗?结果整个大学我只有革命史得了优。

图灵社区:你自认为是个爱折腾、爱鼓捣的人吗?

我小时候也很喜欢物理、化学。我喜欢拆收音机,得到磁铁和一堆线圈,我会把线圈连到一块,看看是不是真的能把磁铁吸起来。我用我妈缝毛衣的针和两个铁片用胶水绳子缠到一起,还真的做了一个电动机的模型。从一开始不转,到后来一点点调角度、调相位让它可以运转起来。我还玩过口服液的瓶子,用它当试管装满水,放进金属片当电极,电解水,收集氢气,然后拿火柴来点燃。我的方案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家里的电都是220伏,我就用了一个变压器弄成12伏电来电解水,但是我们同学听说可以这么玩之后,自己也去弄,结果他按照书里说的没用变压直接接出两根线,加个灯泡来降压,接成了并联,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家的保险丝当场就被烧了。自从有了计算机之后,有了其他渠道来消耗我的“创造”精力,这些东西玩得就相对少了。计算机不需要耗费材料,也没有危险。

我之所以报机械,是因为我认为也许机械这件事和我爱折腾的性格有着某种契合点。但是直到我上了设计课,老师说,中国的设计模式叫做模仿式设计,模仿式设计是指我们从老外那里买一台机器回来,拆碎了,量,然后再装回去,根据这些尺寸画图。这样做出来的机器其实往往跑不起来,轴不够结实,因为我们的钢不行。所以美国用1公分直径的轴,我们就用1.5公分,这就是设计余量,就是套公式。所有这些参数都是这样推出来的,其实没什么道理,就是死记硬背。我就马上对这门课失去了兴趣,太无聊了,设什么计啊,这不就是抄吗?结果整个大学我只有革命史得了优。

图灵社区:你现在在做什么,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我现在正在做app,我愿意成为这种改变世界的力量的一部分,我相信这是做好事,但是由于做得还不够好,所以还没有收到钱。虽然现在国内市场不是很好,但是我认为这个东西会改变我们所有人。

我想拿iBooks Author写一本教人动手的书,把我小时候鼓捣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写进去,我小时候做过电动机,物理课本里的图是很难看懂的,用平面图来表示一个立体的东西是很困难的。我对书的理解是这样的,书的未来应该是交互的。我所期待的电子书,是代码放在那里,按个按钮它就会run起来了,可以是假的,但是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教小孩的时候也可以这么想,音乐书、英语书怎么能没有声音呢?其实有一些已经上架的欧美教科书已经非常赞了,生物书里面的蚂蚁属于六足纲,哪里是头部,哪里是中部,还可以和同为六足纲的甲虫一一对应。这些应该会使老师的教学变简单,学生用3D都能看了。

图灵社区:美国一位著名投资人曾经表示,他认为现在这个时代是“不思进取”的,看似繁荣的IT产业没有给科技进步带来任何实质推进,这个观点你怎么看?

首先我认为这个人经济学没学好,世界应该是每个人提供自己所能提供的服务,然后其他人来购买,这个世界才是美好的。亚当?斯密第一本书第一章讲的就是分工。这个社会的分工应该类似于一个村子,如果你要一个人又做镰刀,又做斧头,还要种地,就会很悲惨,感觉非常累,虽然是自给自足,但是你家的所有东西都要自己做。原来我们每家都有缝纫机,其实是一种很惨的生活状态,一点都不浪漫。回到一开始的问题,谁的服务更好,让这个社会更有价值呢?谁也不知道。没有一个宏观的绝对值可以告诉我们什么更重要。而市场可以告诉我们,这就是钱的价值。供求关系和随时随地浮动的价格会告诉我们,这个社会缺少的是什么。为什么现在游戏很火,是因为这个东西还比较新,说明我们之前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玩游戏的,原来我们不能放松的时间,现在可以拿来放松了。如果有一天游戏多到我们在地铁上找不到想玩的游戏了,那游戏自然而然就不会再赚钱了。所以我觉得那个人的说法太共产主义了,而资本主义的说法不是这样的。同理,你给女孩子生产花花绿绿的衣服是错的吗?

图灵社区: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果粉吗?或者这种感情中有什么类似于信仰的东西?

如果说苹果有一天背离了这些我喜欢的特质,那么我就不会再喜欢它了。我原来是很喜欢Google的,但是我发现它有一点认知是我不喜欢的——那就是这个世界是免费的。开源不坏,全免费也不坏,但是任何一个执念不能被完全垄断了。苹果是垄断不了的,因为它做收费,只要有人做收费,就一定有人在做免费,而收费是垄断不掉免费的,但是反之却成立。以iPhone这个价格,永远都还有低端机的市场。有人说如果所有人都用苹果,那这个世界就千篇一律、没有未来了,但我认为,苹果虽然都一样,但里面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只有机器一样了,很多东西标准化了,才能把里面的区别发挥到最大。

我认为IT产业是这样的,一种模式靠内容收钱,一种是靠流量收钱。靠版权收钱的东西再大,也无法挤压靠流量收钱的。现在免费的已经快把收费的挤死了。我不认同免费的地方是,免费不是一份简单生意,免费也不便宜。 Textmate卖39欧元,15万份是多少钱?而做免费软件的人,用户10万是没有收益的,20万也没有收益。你想想这些用户里面有多少人天天用,又有多少人会点入广告,做这样的软件连生活费都挣不回来,做到1000万可以有收益了,但那是非常难的。所以做免费软件的门槛相当高。你做任何东西,新浪有一个差不多的,一百万用户,你挣什么钱?而这样的大公司可以等,开始的时候可以不挣钱。如果一直这么玩下去,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创新。

如果国家想扶持IT行业,第一件事就应该是尊重知识产权,我们的价值就会翻番地涨。现在这个行业很不值钱,虽然听起来好像有一堆上市公司。我对盗版的痛恨也正在于此,我知道我的呼吁不会解决任何问题,但是我会把这件事当做行善和尽义务来做。我们国家做出来的创新少之又少,而聪明人又那么多。只有尊重知识产权,让做创新的人挣到钱,才能把创新发扬光大。原来PC流氓软件横行,后来出来一个大流氓,把小流氓都杀光了,我们将永远生活在这个循环里头。而苹果在这点上做得最好,一个程序无法访问另一个程序,这样也就没有人能做流氓软件了。我对乔布斯的欣赏源于我认同他对世界的理解。我希望挣大钱,也希望让世界变得更好,如果两者可以一起发生,那就更好了。这点乔布斯做到了。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