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伊始,许多人都在晒书单,闹哄哄甚是喜人,我也想加入这个行列,但思虑再三,竟然无从下笔。以前选书总颇费思量,先大量查阅书评,再跑去书店亲自翻阅章节,又犹豫对比,坐实多端寡要的性子。购书归来,沾沾自喜,庄严署上自己大名,欲与作者共享不朽。兴致上头,把曾经购买的书目编排,精心制作一份列表清单,自娱自乐。不时整理书柜,拍照留念。大多时候,读书如高老庄吃人参果的二师兄,囫囵吞枣而已,反正没有老师督察,也没有同侪竞争,最后也无需应付考试。极少时候,还能把勾划的要点录入到电脑上,看了又看,不甚欣喜。

但是近一年来呢,幡然全变了。几乎不跑书店,95%的书都网上购买。收到书后,既不留名,也不记录日期。买了不看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但书柜竟也懒得装饰了。在去年的某日里,心血来潮,把我90%的书全都用纸箱封禁起来,索性眼不见心不烦。3个书柜也被我拆了1个,空置了1个改日再拆,最后一个的一半放置杂物,余下两格放置不幸残留,未被我封禁之书。话说剩下为数不多这十数本书总该好好阅读了吧?恰恰相反,他们也被一直冷落。我恨不得放一把火烧尽反而见得痛快。若新写一篇不亦快哉,那么放火烧书、焚书坑儒,亦可列位其中。

我开始追求另一种境界。要我说无招胜有招那一定是自欺欺人了。但我的当务之急,是放慢脚步。现代人的信息源实在是太多了,在移动浪潮的今天,信息无所不在。你不断的关注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你站在上帝视角,看世间的风云变化;你站在人群里,和大家一起去评判、嘲讽、调侃,一起笑、一起骂,一起仰慕,一起愤懑;你充当专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现实中,你要么忍受拥挤,要么忍受拥堵。大多数人在时间的流逝中,离自己是越来越远了。

就连读书,也难以安静下来,舒缓平静的阅读。只消看一会儿,就会有许多油然而生的借口,让你远离书本,趋近网络。因为信息,实在是来之太易了。好比我在看《三国机密》这种历史小说吧。书里提到荀彧,那可是我的偶像啊,再读几页下去,真的是偶像啊,我按捺不住,要想更深入的了解偶像,果断把书抛弃一旁,啪啪开始键盘在网络里搜索各种关于荀彧的正传野史。但如你所知,互联网嘛,一切都是互联的,为你的想象力保驾护航。很快发散出去,几个小时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解决技术问题就更是如此了。一见bug就红了眼,恨不能掘地三尺,挫骨扬灰。脑子发热,什么也不管了,先Google一把,第一个条目就是我要的,瞬间跳到StackOverflow,第一个答案就正中目标,复制粘贴过来,一运行,报错,原来是复制过来的一个变量忘改了,快速删除输入,再运行,妈的,又一个地方忘改了,再改再运行,舔舔干涸的嘴唇,等着报错,再改再运行。等一切烟消云散后,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上网随意浏览点什么吧。做工时赶忙着完成,完成后无所事事,无聊的时间难以打发。这条高速公路,这条快速通道,真的通向你想要的终点?而你想要的终点又是什么?

城市边的郊区里有大量的人过着钟摆式的生活,早上从城市的一端迁移到另一端,晚上又从另一端迁移回原点。节日的时候,许多人从这个国家的一端迁移到自己的故乡,节日后又快速从自己的故乡迁移回国家的一端。习惯了无根生活的人们已视漂泊为一种命运。然而在顺从的同时,忘了有些东西是可以改变的。例如悠闲自在的阅读。

不要急着读完一本书,不要急着切换到网络上去印证或证伪,不要急着看某某人怎么看,不要急着解决一个问题。悠闲自在的阅读,彻底洞悉作者的意图,与隐藏在文字背后的那个人对话。你要知道他的要害,他的真实意图。哪些是金玉良言,哪些又是他的喋喋不休。什么是他擅长讲的,什么又是他的弱点。要知道,作者亦同我们一样并非完美的人呐。

有些书能成为自己一生的好友,而有些书却只能是匆匆过客。不要让别人的评议影响自己的判断。你从书里吸取的养分,将成为你血肉的一部分。你要慢慢读,这样留给它足够的时间,去打磨你的灵魂。你要是太仓促,它也会做工粗糙。把握好读书的节奏感,慢慢的,长久以往,你就会变得不那么容易被哄骗,而且也应该学会了如何去哄骗别人,并学会如何变得更有思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