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灵访谈之二十:专访Matrix67顾森

Matrix67何许人?如果说一个人写数学博客写了七年不能让你吃惊,再告诉你他是中文系的,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诡异?这位年轻的数学爱好者即将在图灵出版《思考的乐趣》一书,图灵社区借此机会采访了他,他真是一个特别“好”玩的人,而且“好”字的两种读法说的都是他。跟他接触之后,你会觉得祖国的未来特别有希望,为什么呢?请看下文。

人物介绍: Matrix67,真名顾森,重庆人,数学狂,喜欢教学生数学魔术骗小女生,喜欢混各种圈子,讨厌固定工作。

顾森的照片

应用语言学是什么?

图灵社区:我们先从你的博客开始谈吧,现在很多人都在看你的博客。

顾森:这个博客是从2005年7月开始写的,其实本来完全是写给自己看的。我把它当做自己的学习笔记,学了新东西,就放在上面,方便以后查找。后来发现有人开始看我的博客,就多了一份与别人分享的心,开始尝试着尽可能地把东西讲明白,而不是只给自己看了。

博客读者多了,偶尔会遇到一些很神奇的事。记得大一的时候要上《数据结构与算法》,我算法很好,所以完全没有去听过课。最后期末考试时,就两手空空地只拿一支笔去,结果发现所有人都带着书呢,然后才知道原来这门课的期末考试是开卷考试。最神奇的是,老师一进来,我才发现我俩其实本来就认识——他居然是我的网友......于是那个课我得了一百分。

图灵社区:你是中文系是吧,怎么要修这个课呢? IT圈里很多人都知道你,但大家又把你定义成一个北大就读的文科生,像你这么喜欢数学的人怎么会学中文?

顾森:准确地说,其实我学的是应用语言学,是专门做中文信息自动处理的。这是一个理科专业,而且跟数学关系特别大,是语言学、数学、计算机的结合。我们跟着数学学院去学数理逻辑,跟着计算机专业去学数据库、算法,感觉上很不像中文系。但我们又要跟中文系的人去学语言学、古代文学史之类的,后者尤其让我头疼。《古代文学史》是我唯一知道的在北大要学两年的课,四个学期里我的分基本上是逐年下降的。一直到《古代文学史(四)》,我实在不想学了,那个课就一次没去,最后背了两天,考了60分,及格拉倒。我希望把时间花在我真正想学的东西上。

图灵社区:其实这个专业本来就不算是中文系吧。

顾森:对。在中国,中文系的设置一直是有问题的。中文系的学生一方面在学文学,另一方面在学语言学,但在国外,这完全是两回事。我们现在学的就是偏语言学的。

事实上,我还挺喜欢语言学的,我最喜欢举的例子是汉语语言学家陆俭明先生提出来的,他说“看报纸”可以说“把报纸看看”,但是“借报纸”不能说“把报纸借借”;“洗衣服”可以说“把衣服洗洗”,但是“买衣服”不能说“把衣服买买”。这就提出了问题,“看报纸”、“洗衣服”和“借报纸”、“买衣服”这两组动作到底差别在哪儿,以至于一个能换着说,一个不能换着说?一个更诡异的例子则是,“收作业”可以说“把作业收收”,“交作业”却不能说“把作业交交”。这个问题其实现在还没有一个完美的解释。语言学里的很多内容就是去找规律、建模型、提反例,整个就是一个理科的氛围。我的书里有一节是讲中文分词的,就是从学校里的相关课程中学到的。

现在我在人人网实习,主要做汉语文本分析,也接触算法,还挺对我胃口的。因为我本来也是信息学竞赛保送的北大,对算法特别熟悉。《思考的乐趣》这本书里也写了很多跟计算机相关的东西,比如有一节就是专门讲协议的。这个是最早跟云风聊到的,他先跟我讲了一个关于协议的问题,然后推荐了《应用密码学》那本书,我买了之后疯狂地看,收获特别大。我把从《应用密码学》和从他那儿了解到的东西,加上我自己想到,整理成一篇文章放进了《思考的乐趣》里,特别好玩。

我常常用我自己的专业知识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上个月,我找来了一份双字词表,然后从中找到了一些两个声母颠倒过来正好也能说的词,然后用它们留空造句,出成一系列题让大家去填,比如:

虽然公司位于一块——,但是最后还是——了。
答案:虽然公司位于一块宝地,但是最后还是倒闭了。
宝地和倒闭

魔术师熟练地从——里变出来一只——。
答案:魔术师熟练地从台布里变出来一只白兔。
台布和白兔

他知道好几种——翻新机的——方法。 答案:他知道好几种鉴别翻新机的便捷方法。
鉴别和便捷

为了磨炼意志,他常常赤身睡在——铁钉的——上。
答案:为了磨炼意志,他常常赤身睡在布满铁钉的木板上
布满和木板。

我特别喜欢干这样的事,这就是所谓的交叉学科吧。

图灵社区:这个学科有哪些实际应用呢?听起来应该有很多机会。

顾森:我在《思考的乐趣》第一章里写到了分词,那其实就是一个最基本的应用。当然,分词之后还有对句法的结构分析、语义的识别,以及用统计的手段去挖掘一些东西,例如从大规模的真实语料里面统计出大家喜欢说什么,不喜欢说什么之类的。Facebook之前就做过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他们从语言文本中抽出了表示心情好的积极的词,和表示心情不好的消极的词,然后通过两类词出现的比例来看整个美国人口大致的幸福程度,结果表明人们的幸福程度整体呈现上升趋势。这些东西都挺好玩的。

图灵社区: 你特别让我们想起《编程大师访谈录》里面的一个人——Scott Kim,他就是专门在美国的各种杂志或者游戏中设置圈套和谜题的人。

顾森:对啊,我以后挺想做那种工作的,类似游戏关卡设计师。我特别喜欢给人家出题。

好老师是什么样的?

图灵社区:听说你读书期间还休学了一年,为什么?

顾森:不想读书了。虽然我很喜欢这个专业,但有些课真的不喜欢,会浪费我很多时间。比如《古代汉语》,老师规定考试答题写繁体字可以加分,那时候就有很多人练繁体字。但最后发现,这些人最后考试分数都特别低,因为繁体字要想写对是很难的,老师把他们写错的字都当错字扣分了。

虽然很多中文系的必修课我们不用修,比如《古代典籍概要》等背诵内容特别多的课程,但是最经典的文学史课程还是必须要学的。本来我觉得能混过去就混过去,后来实在不想混了,就想出去混了。另外,大三上学期结束后,我确实非常忙,不但在数学培训机构专职工作,还接下了好多约稿,于是就休学了。休学之后没多久,有幸结识了果壳网的一帮人,就在那里工作了大概半年到一年。

我觉得,休学那一年收获特别大。

图灵社区:你在果壳网做了哪些事?

顾森:当时我是做数学分站的编辑。数学分站名字取得挺好,叫“死理性派”。我把竞赛时认识的一群好友都拉过来,跟我一起写文章、发文章,为数学科普做了很多工作。

图灵社区:现在忙什么呢?

顾森:简直像精神分裂一样,周一到周三在北大继续念书,周四周五在人人网实习,周六周日还要去外地讲课,做中学数学培训。因为北京这边升学压力特别大,进度比课本赶早一年,而且如果家长发现老师讲到课本之外去了,没有老老实实讲题,老师会面临被投诉的危险。所以当我知道外地有分校的时候,就想到去外地看一看。在外地讲课特别累,每天上午、下午、晚上各讲3个小时的课。如果是寒暑假,可能会连续一个多月都是每天9小时的课。

图灵社区:你现在教的学生是怎么样的?

顾森:主要是初中生和高中生。这个课的定位是普通的数学培训,帮助学生应对中考高考或者竞赛。但我走得比这个更远一些。我希望能够把数学之美、思考的乐趣,甚至把生活中有趣的点点滴滴都教给学生。这些对他们可能没有即刻的用途,但对他们的将来是很有帮助的。以后学生可能会发现,这个顾老师讲过,那个顾老师讲过。

图灵社区:学生也能接受这样的教育方法?

顾森:对。而且我觉得作为一个教师,一方面是要把学生的思维带活,让他们不要陷到应试教育里面,另一方面最好也能改变学生的性格。他们的压力都比较大,我希望他们至少能在我的课堂上轻松一些,活跃一些。比如,我绝对禁止课前走“同学们好”、“老师好”的形式;也绝对禁止学生举手发言,要发言直接说就行了;当然也绝对禁止站起来跟老师讲话,直接在座位上说就可以了。他们可以喝水,可以吃东西,只要吃的东西味道别太大,别嚼得嘎嘣嘎嘣的,别馋到其他同学就行了。我的课堂就是完全开放的,觉得怎样舒适就怎样学,唯一的要求就是跟着老师的思路走,让思维一直转,保证每一节课里,至少能够体会到一两次思考的乐趣。后来,这些班里的孩子们思维比较开阔了,性格也比较好了。

我教课教了三年了,初一到初三都讲过了,所以今后基本不用备课了。但每年我自己都会学到一些新的东西,加进我的教学计划里。而且,我也在不停地积累一些初中教育的方法。我教过一些小孩,初一刚进来的时候,特别不爱思考或者不喜欢数学,性格也不太好,不愿意跟老师、同学交流;初三之后,整个变了。其他老师说我那个班简直就是“流氓班”。但家长没有投诉,家长挺喜欢我的。

图灵社区:你的学生应该也很喜欢你。

顾森:对。上课时经常扯淡,学生们爱听。家长也挺高兴,因为扯淡也扯得跟数学相关。老师讲正课,学生没有几个愿意听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扯淡,扯一些表面上和课本没有关系的东西,大家都愿意听,然后把真正数学的知识放到里面去。学生能够听到好玩的故事,还能把该学的东西学下来,自己比较感兴趣的,还能跟别人去讲,这就最好了。我常讲的,要么是《思考的乐趣》第一章那种比较好玩的故事和应用,要么是后面那些好玩的证明,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可以骗小女生用”。真有一些同学一拍大腿说,“这个题太妙了,骗小女生太管用了。”把小孩教活,我觉得非常重要。

要做周游全国的Geek

图灵社区:讲了这么久的课,收获如何?你明年就毕业了,有什么职业规划吗?

顾森:虽然累,但是收获挺大。再讲个三年,再把一届初一学生带到初中毕业,到时候,攒的东西又够写一本书了。

而且工作的时间集中在周六周日两天的话,其他的时间就多了。等明年毕业之后,从周一到周五我都闲下来了。我想到处去实习。在人人网玩一圈之后,我可能会去豆瓣、百度等等,每一个单位可能都去实习一下,甚至到我不熟悉的行业去实习,这种感觉挺好的。

图灵社区:有什么长远打算吗?

顾森:没有长远打算,我实习的目的就是想去接触各种各样的东西,可能IT这个圈子混完了之后,会混其他的一些圈子。我有一些特别远的理想,也可以说是不靠谱的理想吧。从北京出发,去全国各个地方,二线城市、三线城市都跑一圈,用一个理科生的眼光,或者说一个Geek的眼光去看,去寻找,去发现。大概花个几年、十几年,把整个中国游一圈,然后再把沿途所见所闻所想汇总起来,如果能够写成一本书,就太棒了。

我的双休日,就是别人的工作日。每周一、二、三休息,这样到哪儿去都没有人跟我抢,可以到处去玩。

图灵社区:那你跟别人不是没有交集了?以后跟家人在一起,时间都岔开了。

顾森:如果说另一半,我希望能够找一个跟我一样的人。我特别讨厌有个固定的工作,我更希望每一个地方都去混一下。可能在每个地方都是做最初级的工作,但却能够体会一下公司文化,体会一下这个行业的新鲜事,目的也就达到了。

图灵社区:你想过创业吗?

顾森:没有想过创业,因为创业其实事儿也挺多的,还不如看看东西,写写东西。

图灵社区:在科普方面还有什么打算?

顾森:首先是要提高自己。我觉得我读的书太少了,尤其是考虑到我不算是一个真正学数学的人。所以毕业之后,我最想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方法重新去学一次数学,然后用自己的方法再讲一次数学。

图灵社区:面对什么样的对象去讲呢?

顾森:现在可能是面对一些数学爱好者,甚至是一些本来不喜欢数学的人。但是以后,当我能够系统地去讲一些真正的数学思维、数学方法的时候,有可能是针对一些数学专业的学生。因为我很想改变中国的数学教育现状。

举个例子,现在的课本也好,教辅也好,考试也好,从来就是让你证明一个命题,但从来没有让你推翻一个命题,也没有一道题是让你先猜猜命题是对的还是错的,然后给你认为正确的结论找到一个证明方法,给你认为错误的结论找出一个能推翻它的反例。在数学研究中,你首先要有一个直觉,能够去判断一个问题值得不值得研究,一个命题到底是对还是错,然后才是去证明或者去找反例。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改变数学教育,我肯定会培养学生做这类问题。现在的数学教育就纯粹是让学生做题,很少有学生能够领会到数学研究的乐趣。

Aha! Moment

图灵社区:写这本书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呢?

顾森:我曾经在网上看到热心的网友,把我的博客整个扒下来,按时间从前到后整理起来。一方面我觉得很高兴,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样帮助其实不是特别大。因为博客上的文章很零散,尤其是最早2006年、2007年写的东西,其实非常不成熟。偶尔看原来写的文章的时候,我就觉得,原来写的东西还可以再总结、提高一下。

我还曾收到很多网友的来信,他们真的把所有的文章全部看了一遍。当时我就想,应该给更多新看到这个博客的人提供一个途径,让他们可以一下子读完这个博客中所有值得看的东西。认识你们之后,想到可以写成一本书。我就想,我一定要找到一条线索,把这几年学到的东西有机地串起来,像说话一样,能够很自然地从一个话题跳到另外一个话题,前后都是相关的,一气呵成。

图灵社区:这本书跟你的博客有什么不一样?

顾森:书里添加了好多东西。在写这个博客之前,我就对很多数学话题感兴趣。虽然后来有些文章可能会提到,但并没有专门把它们写下来。比如关于“无穷集合的势”的话题,博客里面很多文章就是建立在这个话题之上的。我一直在想,既然经常提到这些,就应该找一个时间把它们系统地写下来。这次借写书的机会,我把最想写的几个比较大的话题都写出来了。

另外,这本书里我最喜欢的部分是几个“小合集”。它们其实是几年来分散在各个时间、各个地方的内容,现在用统一的语言把它们串在了一起。它们真的都是最好玩的东西。

回顾目录,我觉得特别满意,因为我真的把这几年来最想和大家分享的东西,写在这一本书里了。

图灵社区:所以短时间内也没有第二本书可以出来了?

顾森:要看我能不能找到其它的话题。这本书面太广了。如果一个人想来看我的博客,这本书就是我最想让他看的文章,并且以最想让他看的方式来呈现,里面还包括我个人的一些经历,比如我是在什么情况下学到这些的。

有一些话题确实太大了,一两篇文章是讲不完的。要是有机会,我想专注在其中的一两个点展开来讲,就像数学花园的一角。我挺喜欢你们那本《图灵的秘密》,那本书就是这样做的。它从图灵的角度,把很大的一个话题从头到尾串起来。我之前就对图灵特别感兴趣,这本书里的内容正好属于我不知道、但稍微一看就能看明白的那种。这本书真的特别好,它应该是我这段时间看过的最好的科普书。

图灵社区:为什么你这本书不叫《数学的乐趣》,而叫《思考的乐趣》?

顾森:数学的话,我觉得还挺大的,会不会有人感觉比较畏惧?而“思考的乐趣”就比较浅了。而且这本书里很多内容也不算是和数字相关的,而是和思维相关的。比如说第一章里讲到统计,很多时候统计数据上显示两个东西相关,但不一定有因果关系。我常举的例子就是:去救火的消防员越多,火灾损失越严重。大家估计会想,这怎么可能?其实这里的因果关系是颠倒的。正因为损失越严重的,所以去救火的人才越多。这些其实和数学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一种思维方式。看到这个,你能恍然大悟,然后会心一笑,这就算是体会到思考的乐趣了。

图灵社区:你觉得什么样的人会喜欢《思考的乐趣》?

顾森:我觉得对数学感兴趣的人,不管是学数学的,还是普通的数学爱好者,都会喜欢。这本书里会有一些比较冷门的东西,可能数学专业的人也很难接触到。本来我以为像我这样纯粹因为兴趣而去学习数学的人很少,后来发现其实挺多的。从很多网友给我写邮件里,我都发现他们是真的喜欢数学。我觉得特别感动。我应该给这些读者送上一份这样的礼物。我希望读者朋友们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或是在其他空闲的时候,不带任何功利的目的来看这本书,如果真的能有“啊哈,灵机一动”的感觉,目的就达到了。

相关阅读: 开放出版《思考的乐趣:matrix67数学笔记》样章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