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iPad应用程序已经得到了大幅改善,但还是有一些新的可用性问题凸显了出来,比如滑屏歧义和导航过载等。

在我们首份iPad应用可用性研究出炉一年之后的今天,iPad用户界面已基本摆脱了原先的可笑形象。甚至还有一些应用对我们去年报告中的建议做了一些良性吸收,包括以下几项内容:

•返回按钮 •更广泛的应用搜索功能 •首页 •点击首页文章标题直接进入文章页面

即便如此,在今年的测试过程中,我们依然发现了一些问题,很多用户在操作的时候无意中点击某处之后,找不到返回途径,还有些杂志的应用,在看到文章内容之前需要经过数个步骤的操作,便捷度不够。

USA Today/今日美国的分区导航是去年最糟糕的设计之一,用户必须点击报纸logo才能进入分区,但是不了解的用户完全看不出logo所隐含的这项功能。在本月早些时候我们又开展了一次新的测试,尽管此次招募的人员拥有更多iPad使用经验,但仍然有一些用户反映了与上次一样的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新测试完成几天之后,USA Today就推出了新版的应用程序,在导航方面多少做了一些改进: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USA Today/今日美国程序的分区导航。 左图:一年前以及本月早些时候测试时的版本 右图:新版程序,分区/Sections部分有了一个明确的独立按钮

测试用户有一位是该程序的日常用户。尽管他表示他最终自己发现了那个分区导航,但在测试期间,他仍然激烈的表达了他的不满,他是费了千辛万苦才好不容易发现这个按钮。测试时最好直接观察用户如何操作程序,而非让他们空口讲述程序的可用性,原因之一就是用户常常会记不起一些具体的使用细节。但是该用户在数月之后仍记得自己遭遇的那些麻烦,这恰恰说明了旧的导航设计有多么令人恼火。同样不可思议的是,在我们首次提出这个问题之后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他们才终于更改了这一可用性缺陷。

用户调查

一般来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开展一次调查的价值不大:因为可用性指标的演变速度很慢,指标内容是基于人的行为,而非科技。但这次有所不同,iPad推出一年之后,再开展一次新的调查也是合理的。 在首次调查中,我们的测试对象完全没有使用过iPad。由于使用经验的完全缺乏,他们自然代表不了平板电脑的一般用户来衡量其可用性。而新测试中,即使有些用户是初次接触被测试的网站或应用,他们也已经用iPad访问过众多的其他网站,并使用过许多别的应用程序。

在新研究中,测试对象的iPad使用经验均不少于两个月。通常,开展调查研究时,我们都会招募至少拥有一年以上使用经验的用户。不过鉴于iPad仅仅推出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任何拥有全年使用经验的用户都是纯粹的先期使用者——完全不能代表主流用户。

不管怎样,两个月的使用经验已经足够掌握iPad用户界面的常规操作,同时也累计了不短的触摸屏应用的操作时间。

两次调查还有一点不同之处,首次调查中我们所测试的应用程序是和iPad在同一时间推出的;因此,这些程序是伴随着苹果公司的讳莫如深,在一种隔绝状态中开发的,开发过程中无法获得用户的反馈。在我们第一份报告中所列出的很多糟糕设计并非因为设计人员能力不足,而是因为他们无法以用户为中心来进行项目设计,因此糟糕的结果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

而在新调查中,被测试的应用程序和网站的设计团队都从我们的第一份可用性报告以及他们自己在过去一年中所收集到的用户反馈中获益良多。

在新调查中,我们系统性的测试了26款iPad程序以及6个网站。同时也测试了很多测试对象自己安装的其他程序,不过对这些程序的测试没有很系统,每款程序一般只有一个测试用户。

本次共有16位iPad用户参与调查。其中一半男性,一半女性。年龄方面,14名参与者的年龄均匀分布在21-50之间;另外还有两位超过50岁的用户。参与者的职业也形形色色,从私人厨师到房产经纪,再到人力资源副总监等等不一而足。

我们审视iPad可用性时,也参考了一些客户端研究报告,同时参考了去年的第一次调查的结果,其中许多内容依然有效。

重复发现

许多去年已经发现的情况,今年仍然存在。

•网页中的阅读-点击不匹配问题,文字内容阅读起来够大了,但是点击起来还是太小。我们也看到一些成功的例子,有些网站的iPad页面就设计的很好,可点击范围很大。比如Virgin America/美国维珍航空公司的预定页面,用户选定航班后,可以点击航班所在区块内的任何地方。相反,有些网站则必须要点击后面一个很小的选择按钮(甚至按钮上的文字)才可以。

•只要用户没有太复杂的要求,通过iPad的标准浏览器浏览网站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只专心用于阅读、查看图片和视频,操作起来相对很容易。(如果你们提供的服务包含大量的互动部分,那么请考虑制作一款应用程序来替代网站。)

•许多应用程序界面中的点击区域太小,或者太密集,增加了操作失误的风险。

•不小心点错之后触发的意外启动会给用户带来麻烦,特别是当程序缺失返回按钮时。

•可识别性过低,可点击区域却看似不可点击。

•用户不喜欢在触摸屏上打字,因此回避注册流程。

去年发现的一个主要问题,现在已经有所缓解:用户不再受到千奇百怪的用户界面的折磨。应用程序界面趋向于更加一致和标准化,更便于使用。

新发现

我以为多年以前我已经给了启动画面重重一击,让这种形式在网络上彻底消失了,然而,启动画面似乎变成了超级吸血鬼,继续阴魂不散得侵扰着用户。有些iPad程序启动时设置了长长的介绍切片,看一次可能还算有趣,看多了就惹人厌烦了。这东西不适合网站,同样不适合应用程序,切忌。

当页面中有多个项目可以滑动时便容易出现滑屏歧义。比如存在Carousels/图片轮播控件的页面,同时又依靠滑动屏幕来翻页,此时便容易产生滑屏歧义这一可用性问题。很多用户在错误的区域滑动,导致无法翻页。遇到这种情况他们的结论一般都是应用程序出问题了。

很多应用程序把资讯挤在十分狭小的空间内,辨认和操作起来都很困难。另外一个相关问题是,程序中存在过多的导航项目。该问题非常普遍,为了便于说明,我们将之简称为导航过载(原文为too much navigation的简称TMN,译者注)。虽然我们在导航设计的研讨会上提出了25种不同的导航技术,但是每个用户界面不宜使用过多。以上两个问题又会互相影响,因为大量的导航项目必然使分配给每一项的空间更加逼仄。

举一个关于过度导航的例子,许多应用程序都使用内容弹框来显示文章缩略图。有些使用书页的形式,有些使用走马灯的形式,有些则需要滑动边栏。不管采用什么方式,这些冗长的缩略图清单相比首页式的目录浏览可用性较低。对于后者,用户随时可以返回目录查看其他内容,而无需一篇篇文章往下翻。

平板电脑是共享的客户端

参与调查的人员里面,除独自生活的以外,均表示他们的iPad是与家人共享的。当我们请他们一一讲解安装在他们设备中的应用程序时,总是会遇到一些程序是家里人安装。

iPad的这种共享特性与手机的更加私人化的特点形成了鲜明对比,手机一般都是由单独的个人拥有和使用的。

随着厂家竞争拉低平板电脑的售价,将来平板电脑自然会真正成为个人的专属设备。但目前为止,开发人员在设计时则应该假定用户不是单一的个体。有些问题需要考虑,比如,用户可能不愿意让程序记住他们的密码,因此就有可能发生用户忘记密码的情况。同样重要的一点是,要设计出容易辨识的程序logo,这样才不会淹没在众多各式各样的程序之中。

iPad用途何在?

调查对象列出的最常见的用途包括:打游戏、查收邮件、查看社交网站、观看视频/电影以及浏览新闻资讯等。人们也会用iPad浏览网页及进行一些购物相关的搜索。不过多数用户还是认为通过桌面电脑购物更方便一些。一些用户对于在iPad上进行网络交易的安全性还存在担忧。

以上所有提到的iPad用途基本上是被媒介消费所主导的,除了少部分涉及邮件收发的效益以外。

大约一半用户表示会随身携带他们的iPad;另一半则只在家里或长途旅行时使用。

仅仅一年时间,我们已经走过了很长一段路。iPad的可用性得到了大幅提升,许多应用程序已经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但是我们不应因此就放松警惕:新的可用性问题已经出现,旧的问题也尚未完全消除。不过总体上来说,触摸式平板设备在用户体验方面有一个光明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