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IC.3011年65周。

就在卡尔被迫逃回达斯特星的前几天,在艾星上,各个居民点的暴乱仍在继续。

而雷克斯和马克两个人,在“绿洲”卫星,也就是P17太阳系最外边的“蓝星”行星的卫星上,雷克斯和马克与吉米一起到达后,他们俩就表示完全效忠于沃夫,然后,他们就没有和吉米一起工作了,而是被沃夫派到了艾星上进行暴动活动的组织。

这一天,在艾星,I23居民点中。

这里是I23居民点的第十九区,这一带居住的人群结构非常复杂,基本上做什么的都有,治安当然也好不了哪去,而这里也是暴动的活跃地区,雷克斯和马克这几天就在这一带活动,他们正在计划袭击I23居民点的警察局。

由于雷克斯和马克是沃夫亲自派遣的人员,所以,在这里,他们是绝对的指挥官,这一次准备参与行动的共有三十多人,他们都配备了军用脉冲步枪,并且只准备了威力极大的杀伤弹药,一旦计划成功执行,相信会有很大的伤亡。但是,联邦的内线分布也是非常广泛的,陆战队在这次行动的前三个小时获得了准确的情报,并指派陆战队安格斯上校为指挥官,目标就是瓦解暴徒们的这次袭击,并尽可能的抓捕这些暴徒,因为联邦需要更多的活着的暴徒,以便获取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雷克斯和马克分别带领着十几人,从两个方向接近了I23居民区的警察局,由于这段时间,雷克斯和马克指挥着这些人在I23居民区到处制造小型袭击事件,这样一来,他们相信警察们已经出动了不少,而这次他们来袭击警察局就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了。而此时,在警察局的门外也是非常的安静,对此,雷克斯和马克并没有感到奇怪。

雷克斯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异常,就通过通讯器对马克说道:“马克,相信警察们都分散到居民点各个地方了,你带领兄弟们冲进去,我们确定外面没问题后会立即跟进去。”

“收到,我们马上行动”,通讯器中传来了马克的声音。

然后,雷克斯和他带领的暴徒看到马克他们冲进了警察局,然后就是激烈的脉冲枪发射的声音,雷克斯认为突袭已经成功,便带着他的十几个人冲了进去,当他们冲进警察局后,发现情况非常不妙,马克他们全都倒在地上,并且有几十支脉冲枪正对着他们,只要他们有一点点的动作,就会马上被击毙。

此时,雷克斯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马克,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而这时,安格斯上校对雷克斯说道:“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你们的行动计划,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放下武器,也许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说着,安格斯上校故意看了看地上的马克他们。

雷克斯看到了安格斯上校的眼神,他再看看兄弟们,似乎大家都不愿意就这样不明不白的送死,不一会儿,已经有几个人放下了脉冲枪,雷克斯此时也觉得没必要就这样被打死,于是,他对这十几个人说道:“好了,兄弟们,我们投降吧,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想兄弟白白送死。”说完,雷克斯也放了武器,然后,所有参与行动的暴徒都放下了武器。

接下来,一队陆战队队员押着雷克斯他们离开了警察局,雷克斯临走时看了一眼马克,他相信马克已经被打死了。安格斯上校特别安排,将这些囚犯都分别关押,他要单独审问这些人。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在关押地点,安格斯上校亲自审问了马克,是的,马克并没有死,为了更多的抓捕活的暴徒,安格斯安排陆战队士兵使用了强力麻醉弹,被击中的人看上去就像死了一样,所以,在雷克斯看来,马克已经死了,而实际上,马克并没有死。

马克见到安格斯上校,立即说道:“你不用问了,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安格斯上校笑了笑,说道:“我并不想让你出卖自己的朋友,而我来到这里是想和你成为朋友。”

马克并不相信眼前的这位联邦上校,他说道:“朋友,我们怎么会成为朋友。”

安格斯:“作为一个开始,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联邦陆战队的安格斯上校,请问你是谁,不用太详细,告诉我你的名字就可以了。”

马克想想,告诉他一个名字也没有特殊的,况且如果其中有一个兄弟招供了,他的名字也就不会是秘密了,他对兄弟们可不都是这么放心,于是,他说道:“我叫马克。”

安格斯:“马克先生,我的朋友,那么,你的朋友,也就是另一个小队的头领,他叫什么呢?我们好像击毙了他,我很想知道被自己打死的人叫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这样,他的墓碑上也就不会是空白的了。”

马克想到自己的朋友已经死了,感觉很不好,他当然不想自己的朋友成为无名之鬼,于是,他回答道:“他叫雷克斯,我们一起在D50矿场干活。”

安格斯:“达斯特星的D50矿场?”

马克感觉自己好像说多了,于是他说道:“是的,我想我只知道这些,你不用再问了,我什么也不想说了。”

安格斯:“好吧,马克,你先好好休息吧,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出卖朋友的,我现在要去安排一下你朋友雷克斯的事情了。”

说完,安格斯就离开了,而马克还有些奇怪,审问这么快就结束了,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当然不是,很快,安格斯上校就来到了雷克斯这里继续审问。

安格斯:“雷克斯,你好,我是安格斯上校,你的同伴都招供了,现在,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的朋友马克是不是已经死了?”雷克斯问道。

安格斯:“你觉得呢?雷克斯,我们陆战队员的枪法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雷克斯:“好吧,你们想知道什么?”

安格斯:“很简单,你们的暴力行动不断的得到支援,我需要知道你们的支援是从何而来,你们有什么秘密的渠道?”

雷克斯想了想,他此时并不想招供,于是,他回答道:“上校先生,我只是一个小头目,只是听从命令行动,小打小闹而已,我并不知道太多的东西。”

安格斯笑了笑,说道:“是吗,雷克斯,你在达斯特星干苦役时,也没有想过会得到海盗首领的赏识吧?你也没有想到会作为海盗的小头领来领导暴动吧?”

雷克斯此时有些紧张了,看到眼前的这位上校对自己的情况了解非常清楚,他支支吾吾地问道:“那么,上……上校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

安格斯:“是吗,我知道很多吗?那么,你大老远地从达斯特星过来,就是为了袭击一下I23居民区的警察局吗?你知道,你很容易就会被打死,你的海盗首领就是这样器重你的吗?”

雷克斯在D50矿场劳役只不过需要二十年,而且在战争暴发的时候,他已经干了五年了,再过十五年,他就可以自由了,他还可以做很多事,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死掉。此时,眼前的这位上校似乎知道了自己的一切,如果他不招供,从事暴力活动和袭击警察局的罪名可是不轻的,于是,他还是想谈谈条件的。

雷克斯说道:“上校先生,我知道我做了很多的错事,但是这并不是我自愿的,如果我把知道的一切说出来,联邦政府能不能饶恕我的罪行?”

安格斯:“至于能不能饶恕你的罪行,只有联邦法官说了算,但是,如果你说的对我们有用,也许我会帮你在法官那里求求情,你要知道,联邦政府决不会把自己的朋友至于危险的境地。”

此时,雷克斯已经完全没有了心理防线,他平静了一下,并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说道:“我们的支援只所以能够快速而秘密的到达,是因为沃夫先生有一种秘密武器,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种设备,这种设备能够制造一种太空通道,这样太空船就可以快速地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了。”

安格斯有些不太确定自己听到的话,他问道:“雷克斯,你是说一种太空通道,什么样的通道?”

雷克斯:“一种太空通道,上校,通过这样的太空通道可以快速的从一个到达另一个地方,而不需要漫长的太空航行。”

安格斯上校这下终于听明白了,这可是一项重大的情报,而且是爆炸性的,但是作为一名老兵,他保持了应有的镇定,他接着问道:“那么你们的首领是沃夫,而他拥有能够制造太空通道的设备,我说的对不对,雷克斯?”

雷克斯看看安格斯上校,他不敢直视安格斯的目光,雷克斯回答道:“是的,上校先生,这样的设备好像并不多,只有一、两艘小型太空船上有,每次都是这样的小型太空船来制造太空通道的。”

安格斯:“这样的小型太空船到底有几艘?”

雷克斯:“据我所知,应该只有两艘,上校先生。”

安格斯:“那么,这是什么样子的太空船。”

雷克斯:“我只见到过其中的一艘,好像叫作‘银狐号’,驾驶员是两个年经人,一个叫格瑞丝,她很漂亮,另一个叫作比尔,是个年经的小伙子。”

安格斯:“‘银狐号’小型太空船,驾驶员是一男一女,并且非常年轻?”

雷克斯:“是的,上校先生。”

安格斯:“那么,他们多长时间来一次,都在什么地方交货呢?”

雷克斯:“每隔三周来一次,一般会有一到三艘太空运输船,而每次都是他们到达以后再通知我们,然后,我们再使用小型运输船去接货,这样就可以将这些货物直接分散到各个居民点。”

安格斯:“每次到达的地方有什么规律没有?”

雷克斯:“这个还真没有,好像每次都不一样。”

安格斯:“那他们的巢穴在什么地方?”

雷克斯:“在达斯特星有一个,就在南极附近,在‘蓝星’的卫星‘绿洲’上有一个,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安格斯:“‘蓝星’的卫星,那可够远的,一般情况下,太空船是不会去这么远的地方的。”

雷克斯:“是的,上校先生,我们是坐‘银狐号’太空船去的,所以我知道这些。”

安格斯:“那么,雷克斯,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最好是在我知道以前告诉我,否则,你的罪行是不会得到饶恕的。”

雷克斯:“真的没有了,上校先生。”

安格斯上校感觉雷克斯的确说的差不多了,而这些情报已足以让联邦政府和军队的那些高层人物坐不住了,于是,安格斯上校命令士兵押上雷克斯,立即返回了联邦政府所在的海上城市。

安格斯首先将这些情况报告了他的最高长官——斯派克上将,而此时,斯派克上将也得到很多问题答案,他相信联邦政府的敌人是非常可怕而强劲的对手,他们必须要小心应对,而不是像以前对待海盗作战那样随意了。

斯派克上将决定先小范围的讨论这些情况,他立即通知了联邦紧急事件处理委员会,这些成员包括他自己,还有联邦大法官布朗、联邦议会议长劳伦特。安格斯上校则带着雷克斯参加这次的秘密紧急会议。

由于斯派克上将告诉大家,事情非常紧急,所以,大家很快就全部到齐了,在还没有正式会谈之前,布朗法官首先说道:“各位,由于这里有名囚犯,而我们必须体现法律的神圣与公正,所以,我带来了一名资深法律代理人,大家看是不是让他也参与这次会议,并作为这名囚犯的联邦指定法律代理人。”

既然是德高望重的布朗法官推荐的人,大家当然不会有异议,于是,布朗叫进了一起过来的法律代理人,此人正是吉米的法律代理人伯斯。当伯斯根据要求宣誓对会议内容保密以后,会议就正式开始了。

首先,根据安格斯上校的要求,雷克斯又把自己招供的内容重复了一遍,此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非常的吃惊,特别是太空通道这件事上,所有人都觉得非同小可,有了这件秘密武器,海盗可以说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而联邦军队的防御就会显的非常被动。

当雷克斯提到沃夫的名字时,伯斯认真的记下了,作为法律代理人,他会认真记录每一个细节。

最后,由于担心联邦军队或民众知道了海盗拥有这样的秘密武器而恐慌,委员会成员一致表示,这件事不能对公众公开,并且要求在坐的所有人必须对此事严格保密;而同时,联邦军队必须尽快找到一种有效的方法来应对这种秘密武器。

散会后,斯派克上将很快来到联邦政府的科研部门,也就是吉米工作的部门,他找到了天文学科负责人特里博士,然后他们俩进行了单独的会谈。

斯派克上将:“特里博士,你是天文学方面的专家,最近,你们对太空的科研有什么新发展吗?”

特里不知道这位联邦战神怎么会突然对天文学感兴趣,他回答道:“我们一直都会对太空进行观测和研究,有什么问题吗?上将先生。”

斯派克:“那么,你们观测到什么异常情况没有?”

特里想了想,说道:“多年以来,只有一种情况让我们感到困惑,并且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我们多次观察到了时空的异常波动,而这样的波动会经常发生,我们并不知道原因。”

斯派克:“这些波动一般产生什么地方?”

特里:“早些时候会在达斯特星及其以外的太空中出现,艾星附近偶尔会出现,但最近,好像艾星附近出现的次数明显增多,大概三周左右的时间就会出现一次,而且出现的地方并不固定,不过,好像又有一些规律。”

斯派克:“三周一次,你能找到出现地点的规律?”

特里:“是的,上将,这些都是我们观测的结果。”

斯派克:“那么,在观测到时空波动的时候,有什么别的发现吗?”

特里:“你这到是提醒了我,上将,我们只使用了一种装置探测到了时空的波动,下次我们会用更多的设备来研究这种现象。”

斯派克心里想着,这真是一群呆瓜,一点创造性也没有。

特里博士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此时,斯派克上将接着说道:“现在,特里博士,你的团队直接向我负责,你的所有发现必须立即向我报告,我需要你准确的预报下一次时空波动的时间和地点;很快有一支军方的小队加入你的工作,请你们配合。”

特里博士还是有些紧张,这件事一定非常重大,否则军队是不会轻易参与的,而且还是斯派克上将亲自过来说明,他回答道:“愿意效劳,斯派克上将。”

很快,一支由安格斯上校带领的小队进驻了天文科目研究部,并连接了一些设备,而特里博士的团队也在安格斯上校的安排下启动了与军方多种探测设备的同步装置。

根据特里博士的计算结果,预测下一次在艾星附近的时空波动会出现在一天以后,地点应该是艾星北极上空的外太空中。几个小时后,由安德少将率领的“天龙号”太空巡洋舰编队正在这一区域巡逻,而在以前,这一区域几乎不会有联邦舰队的出现。

第二天,在艾星北极上的太空中,特里博士预测的区域,真的出现了时空的异常波动现象,安格斯上校的小队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斯派克上将和安德少将。很快,安德少将就命令“天龙号”太空巡洋舰编队中的所有“灵蛇式”太空战斗机立即起飞,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一次会出现多少的海盗太空船。

不一会儿,从太空通道中驶出了三艘大型太空运输飞船,另外,还有一艘小型太空船,正是比尔驾驶的“银狐号”。这四艘太空船一驶出太空通道,就立即看到了庞大的联邦舰队,但此时,他们已经无法逃走了,数百架“灵蛇式”战斗机已布满了这一区域,此时,比尔非常害怕,他利用“银狐号”的位置,以及速度上的优势迅速的调转方向,向太空深入飞去,而几架“灵蛇式”战斗机似乎追不上它。在摆脱了联邦的“灵蛇式”战斗机以后,比尔立即打开了另一个太空通道,迅速返回了达斯特星,并回到了位于南极附近的秘密基地。

就在比尔使用“银狐号”太空船上的装置再次打开太空通道的时候,在联邦科研部门的特里博士和安格斯上校的联合团队再次探测到了时空的波动现象。

其他的三艘大型运输太空船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使用太空船上少量的武器与联邦舰队对抗,结果有两艘太空船被打成了碎片,剩下的一艘太空船只好向联邦舰队投降了。

初战告捷,斯派克上将准备使用更大的防御项目来防止沃夫使用太空通道发动突袭,联邦军队必须通过这一防御体系有效地对艾星周边所有太空区域进行预警,这是一项非常大的工程,但对于联邦政府来讲,这又是必须做的一件事,因为联邦舰队真的没有太多的力量去巡逻所有的太空区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