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Kadavy 是 Kadavy 公司的创始人,兼500 Startups种子基金的导师。Kadavy 公司提供用户界面设计咨询服务,客户包括oDesk、PBworks和UserVoice1等。早先,David曾领导过两家硅谷创业公司和一家建筑公司的设计部门,他曾在罗马学习古代印刷术并在大学教授过印刷课程。Communication Arts 杂志刊登过他的设计作品,他曾在 South by Southwest(SXSW)互动大会上做过演讲。David Kadavy著有《黑客与设计》一书,在书中他采用逆向解析方式,庖丁解牛般剖析了一众经典设计。

问:数据可视化和信息图是交流数据和信息的新方法。你认为这是可以影响到其他领域的革命性趋势吗?

除了在视觉上做到真正引人注目,信息图和数据可视化可以帮助我们在很小的空间表达令人惊叹的大量信息。这就是设计之所以吸引人的真正原因之一。每当有人和一个移动应用或一个网站互动时,他们都在吸收和表达海量的信息,这些快速而直观的交互都是通过设计实现的。

问:你愿意分享一下你变成创业者的经历吗?对于在这个领域努力的中国创业者,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我之所以成为创业者纯属意外。我只是跟着兴趣走,然后努力让周围充满志趣相投的聪明人。

比如,当我决定要写《黑客与设计》的时候,我有很多不同的兴趣——设计、网络、创业,以及写作——这些都通过一个机会汇于一点。这是我永远都想不到的,但是也是我酝酿了几十年的结果。

我能给出的最好建议就是跟随你的兴趣。

问:纵然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一位成熟的设计师仍然有可能交付失败的设计。如何避免这样的情况?

只要你能理解你要试图解决的问题,以及你要为谁解决,再加上不错的设计技巧,至少你的设计可以成功解决项目预设的问题。如果关于项目的预设都是错的,那么这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这就是我写作《黑客与设计》的原因:在问题和解决方案之间用普通设计语言构筑桥梁。

问:很多设计师在对待客户的时候都容易出现问题,要如何才能让所有人(包括设计师,客户,用户)都满意?

首先要做的就是要选择合适的客户。一个拥有良好沟通技能和领导才能的客户会帮助你在不走弯路的情况下完成好的作品。

虽然很多时候设计师需要成为周旋于众人之间的和事老。但是最重要的永远是“利益相关者”的意见,你一定要确保听取、记录、优先考虑,并商定这些意见。如此,你所构建的解决方案对于他们来说就不会有“惊喜”了。如果出现问题,你可以追溯到原始目标,然后找到你没能满足客户的真正原因。

问:很多有经验的设计师都会最终遇到自己的瓶颈。他们厌倦于重复自己和他人的作品,对此你有什么解决办法吗?你源源不断的创意来源自哪里?

我的大部分灵感都来源于历史上伟大的思想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的问题是什么,科技和文化又是什么。这就是我在《黑客与设计》中做的尝试,解构设计的配方。世界总是在改变,没有任何两个项目是相同的,所以一旦你理解了方法,你的作品永远都会是新鲜的。

问:Web设计的风格一致都在改变(正如你的博客这些年来的变化),你认为造成这些变化根本的原因是什么?

科技是变革最大的原因。比如,以我的博客为例,移动设备变得越来越常见,这就需要界面设计上更加聚焦于主题内容。

像这样的改变就会改变文化。人们长时间以来都遭受着信息过载,我想要创造一个让人可以聚焦于长篇内容的空间。

问:对于开源设计工具,你有什么推荐吗?

这方面我使用的并不多,但是Inkscape和GIMP是Adobe软件很好的替代品。

问:为小屏幕设计是现在备受关注的主题,但是在相关领域却没有很多可以应用的理论。关于移动设计你有什么个人经验?你有计划针对这个主题写一本书吗?

移动设计确实给了设计师们一次创新的机会,但是最终,我认为这并不是一种前无古人的设计类型。设计永远和目的、科技、文化相关——对于古希腊的庙宇和一个移动应用来说都是如此。

我目前没有计划为移动设计单独著书,因为无论是什么样的设计,你永远都可以找到相同的思考方法。

问:编写代码和动手设计如今变得越来越简单了,成为一个设计师的门槛是不是越来越低了呢?你觉得在未来会不会每个人都是设计师?

当然。这就是我在TEDx演讲中表达的中心思想。想要制造东西,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比现在更简单了,而设计就是这些东西获得成功的关键。我们有了更加多样的工具,同时也具备了更加丰厚的知识。

现在,设计已经逐渐扎根在日常生活中。大多数人在听到字体名字的时候就能在脑中想象出字体的样子,而20年前并不是这样的。设计素养已经来到了普通人中间,这也是我写作的目的:帮助人们学习。

问:有一些对交互设计很感兴趣的朋友希望你可以列出一个书单,你推荐他们读些什么呢?有什么特定的顺序吗?

阅读的顺序取决于你对什么最感兴趣。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对字体最感兴趣,所以我很推荐Robert Bringhurst的The Elements of Typographic Style(字体风格的元素)。

我也很喜欢Kimberly Elam的Geometry of Design(设计几何学)。

Jan Tschichold的The New Typography也是一本关于如何用字体清晰地传递信息的经典著作。

这里面有一些书可能比较艰深,但是里面的内容都是激发我写作《黑客与设计》的源泉。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