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世界》宣布印刷版即将停刊,引起圈内人不少感概。本文作者刘九如是原计算机世界传媒集团总裁,现任电子工业出版社总编辑兼副社长。征得他的同意,转发此文。】

在美国IDG董事长麦戈文(Partick J.McGovern)先生不幸去世刚刚3个月的忌日,美国《计算机世界》杂志现任总编Scot Finnie宣布:“虽然心有不舍,但《计算机世界》依旧会在6月23日出版完最后一期后,在报刊亭里消失,我们不得不宣布,出版了47年的《计算机世界》将正式停止印刷。”不少老朋友将这一消息微信给我,我只能回复“必然”两字。

回复轻松,但心情沉重,有些伤感。记得我刚进中国《计算机世界》工作时,麦戈文先生曾向我介绍,他21岁时,在MIT校园认识了《巨人的大脑》一书的作者,该作者当时创办了《计算机与自动化》杂志,这是一本免费赠阅的技术资料类杂志,他邀请麦戈文先生加盟。正是因为在《计算机与自动化》杂志的经历,麦戈文先生敏锐地发现,计算机必将改变人类的生活和工作,创办一本计算机商业刊物,一定会受到读者欢迎。于是,他离开《计算机与自动化》杂志,在波士顿创办了自己的杂志,英文版Computerworld周刊于1967年6月21日出版。他回忆说:“最初命名为Computerworld News,即《计算机世界信息》,到印刷厂排字印刷的时候,印刷工人说名字太长,不好排,情急之下,我只好将‘News’去掉,第一期《计算机世界》就此诞生。”

随后,《计算机世界》果然取得巨大成功,成为全球科技类商业杂志的典范,上世纪90年代,该杂志在美国的发行量曾高达100多万份,并且先后用中、德、法、俄、日等25种文字,在全球80多个国家出版,总发行量约800万份。并由此衍生出InfoworldPCworldNetworkworldCIO等系列刊物。

我1984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当时的电子工业部情报所工作时,读过不少英文版的Computerworld,当时它是我国计算机领域最有名的国外情报资料之一,是要陈列在电子工业资料馆,供全国各地专程来查阅资料的专家们内部复印的;因为在1980年10月麦戈文先生与电子情报所合资创办了中国的《计算机世界》(China Computerworld),电子情报所才有机会每期取得英文版的Computerworld。1988年2月我应聘到中国《计算机世界》工作,当时主要是根据英文版Computerworld的一些内容编译成中文发表。我因为英文不太好,就只好去跑中关村,从四通、联想、方正、长城等企业的技术与产品报道开始,推动《计算机世界》调整专注于中国IT新闻报道,并发展壮大为中国IT领域的第一大媒体,影响了中国IT产业的几代人。我也从《计算机世界》的第一位应聘员工,第一位记者,成长为杂志总编辑、社长,一直到公司总裁。

我个人经历与《计算机世界》如此紧密的交集,一个如此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媒体帝国轰然坍塌,能不伤感吗?我为麦戈文先生带着它创办的杂志灰飞烟灭而伤感,我更为平面媒体走到今天难以坚持的境地而感伤。

《计算机世界》停止印刷是历史必然。互联网时代,碎片化的平面新闻必将被替代,传统平面媒体必须调整转型,没有任何值得怀疑和犹豫的地方。正如Scot Finnie总编昨日宣布的,“印刷版《计算机世界》的停刊,并不意味着这本杂志的死亡,今后编辑部将通过数字渠道,向读者的电脑、邮箱和手机提供新的内容”。我也坚信,不论中国的《计算机世界》近期是否关闭,几代《计算机世界》的创业者和关注《计算机世界》成长的各界朋友,都可以毅然为它划上一个句号。

我于2008年离开了自己付出20年心血的《计算机世界》,开始了新的征程,我的众多同事和朋友,离开计世后,已经在数字化媒体领域卓有建树。让我们凭借过去的美好记忆,永远坚守那份追求卓越的精神,去成就数字化媒体更加灿烂辉煌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