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写过简历吗?你参加过面试吗?

如果我郑重其事地问你这俩问题,估计你都懒得理我吧?

那么,你知道怎么写简历吗?你了解面试官通常关注哪些方面吗?你知道如何在几个offer之间取舍,如何就录用条件进行谈判吗?你了解如何处理简历面试被拒的情况?知道辞职前该怎么办吗?

如果我再问以上这些问题,你是不是就会抬起头来,满脸期待地等着我说下去呢?

这就是我编辑《金领简历》这本书的亲身感受。十几天的编辑过程中,我脑海里无数次浮现出这样的场景:紧张而期待的面试者、正襟危坐的面试官、整洁的大会议室、泛着蓝光的投影仪,面试官的桌子旁边,或许还有一摞厚厚的简历;外面的等候室里,或许还坐着一排紧张地等待面试的人……

我个人差不多十年的职场生涯中,也投递过不少简历,参加过不少次面试。从初出校园的羞涩与茫然,到职业转型时的兴奋与期待,再到发展瓶颈期的矛盾与求索,希望再上一个台阶时的诸多期待与困惑……颇不平坦的十年,撞过“大运”,走过弯路,曾遇到一生难忘的伯乐,得到无数丝毫不图回报的指点与栽培,也曾在变态的主管手下战战兢兢度日,在大公司令人窒息的文化氛围里抓墙挠壁、寝食难安。自认是一个满怀理想的热血小青年,愿意披肝沥胆“为知己者死”,但当个人的发展规划难与公司的方向契合时,也会生出太多的迷茫与感伤。

种种经历,尚不足以刻碑立传、警戒后来人,但于我而言,确是一部五彩斑斓之“职场血泪史”,足可在年老发白之日,细细回忆;甚或写成文字,聊慰余年。

但当我仔细阅读《金领简历》时,我觉得自己那些或平坦或崎岖的经历,那些激情与汗水、教训与感伤,都幻化成了书中的两个字:“认识”。是的,认识职场,就是知道需要掌握哪些技能,以及该如何从学业和专业的角度出发为自己的事业做好准备;认识行业,就是知道该怎样引起目标公司的注意,明白哪些要素会使得他们选中你的简历——或是将其丢在一边;认识面试官,就是明白在面试中不要只顾着自我展现,还要注意倾听,弄清对方问话的真实意图;认识自己,就是知道该在哪些方面付出努力,弥补自己的短处,补充该学会的技能,甚至当对方问起关于你的问题时,你不至于在自认为最熟悉的方面张口结舌;认识未来,就是不会在被拒时心灰意冷,或者怒火中烧;认识机会,就是知道如何卓有成效地处理工作中的事务,从而使你的职业生涯更上一层楼。总之,有太多的认识,也会有太多的误区。太多我们习以为常的做法,太多大多数人都会犯的错误。说这本书是职场百科,可能有人会撇嘴摇头说“哥已经不信忽悠”;但小编的亲身感受是:本书作者牛X至极的职场经历(至于有多牛X,参见译者序及正文第一章)以及令人难以置信的好运气(同样参见译者序及第一章)绝非偶然,这背后有系统的职场理论所带来的强大支撑,也有作者多年的经历练就的一身硬功夫。

随作者的款款介绍步入缤纷职场,内中的真理与技巧会让你一生受益!

跟我一起走进书中的世界吧,绝对让你不枉此行!

限于篇幅,编辑当止住心里面太多的感慨和惊叹,再来说一下编译过程中的有趣经历。

本书译者漆犇,曾翻译《Linux/Unix设计思想》一书,自己发明了修正稿件的迭代流程,愿意一遍遍地修正译稿。本书译稿尚在小编手里时,她就迫不及待询问何老师能否等编辑结束后再给他时间修修订订,然后,最后终稿之前再让她做一次迭代审阅。如此态度,值得鼓励!倘若译者都有此责任心,书稿出来的效果自然不会差啊!

而小编自己在编辑过程中也是边学习边挑错,其中趣味多多,收获多多。试举挑错的有趣一例,若改得不妥,还请各位不吝赐教。

原译中有这样几段内容:

我的大学日常事务还包括每周与我的教授马克斯•明茨(Max Mintz)博士一起喝咖啡,他教授的课程是如此地引人入胜,以至于做成了《纽约时报》的一个专题。我们通常在巴克斯县咖啡店(Buck’s County Coffee Co.)碰头,然后他会点一份大杯冰咖啡,星巴克没有任何咖啡符合他的口味,他喜欢那种低热量、咖啡因减半且超多奶沫的咖啡。在冰咖啡卖光了的时候(这种情况可比你预想的要多),新手咖啡师便能够体会到他那干巴巴的幽默感,就像新入学的大一新生在他的课上体会过的:

“你有冰块吗?”

“有的。”

“那你有咖啡吗?”

“有的。”

“那不就有冰咖啡么。”

“是的,先生。”

读至此处,小编在为教授的“幽默感”莞尔之余,也不禁心生疑问:马克斯博士只想要杯冰咖啡而已(从下文他要店员用冰和咖啡配咖啡就可以看出),那么星巴克为什么没有任何咖啡符合他的口味呢?据我所知,星巴克的咖啡口味相当全啊,实乃怪哉!于是小编开始查阅资料。网上有关巴克斯县咖啡店(Buck’s County Coffee Co.)的资料很少,但星巴克的介绍还是蛮多的,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下面两段,大意是下面这样(经过了小编的压缩与加工):

星巴克的咖啡文化就是讲究喝咖啡要喝得PROFESSIONAL。

星巴克咖啡店的一个特色就是,每个顾客都可以点他/她自己的咖啡,想多有个性就有多个性。通过一大堆的术语,你可以点世界上只有你会喝的咖啡,这个叫customization。这也是个趋势:星巴克的每个咖啡师都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说得出来,我们就能做得出来,如果你去其他的咖啡店,你能点你要想的温度吗?星巴克可以。星巴克可以做任何温度的咖啡,只要你说到,我们就会给你做出来。在星巴克点咖啡还有不少专用术语……

上面的文字也印证了之前的印象,于是小编据此推测,原文绝非是说 “他喜欢那种低热量、咖啡因减半且超多奶沫的咖啡。” 这些对咖啡的要求很可能只有星巴克才有,再看原文:none of that crazy Starbucks venti-skinny-halfcaf-extra-foam lingo for him.也就是说,星巴克咖啡店里那些“超大杯、调入脱脂牛奶、低咖、多奶沫”之类疯狂的术语没有一个适合他。

可不是咋的?咱家教授喝咖啡没那么多讲究,就要大杯的、冰的就可以啦!于是半截笔头一挥,改之!(本想说“大笔一挥”的,可惜因为俺们公司的红笔芯和笔壳不配套,笔芯被俺剪得过多了,只好用纸再垫上一截,故曰“半截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