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无意间发现一条微博:Doing Data Science诚征译者。刚好临近过年,工作比较轻松,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投出了试译稿,没想到很快得到通知试译通过,从此,就跌入了一个大坑,现在还没爬出来。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挖了三个坑,填了一个,快填完一个,剩下一个刚开始填。以下是自己在翻译的过程中积累的一些体会,写下来时刻提醒自己,同时也能给其他想翻译技术书的人一点借鉴。

  1. 别贪心,别勉强。
    刚开始接触翻译,见书都觉得好,见书都想翻。看到微博上发出的一本本新书,我一忍再忍,还是给自己挖了三个坑,现在晚上下班后的时间基本都搭进去了,有点疲劳,翻译的乐趣就降低了。这说的是别贪心。另外一个是别勉强,不是所有书都有能力吃下来的,决定翻译一本书前,最好能认真看看书的内容,准确估计自己的专业水平。我第一个坑就挖得太大了,在数据科学方面的知识还是欠缺,幸亏图灵帮我找来了一位统计专业的博士,将重头戏都交给了他,才让我缓过劲来。

  2. 小步快跑胜过一口吃个大胖子。
    这说的是翻译的时间分配。一开始我在周末和假日花大段时间翻译,效果很不好。一是翻译的时间一长,自己都觉得无聊了;二是这样干对不起家人,媳妇让你干活还好对付,我这翻译是为了补贴家用,媳妇也就没话说了。但孩子怎么办?孩子叫你去打球,你能随便拒绝吗?我现在的翻译时间主要集中在晚上睡觉前一小时,中午吃饭回来工间休息一小时,有时失眠再起来翻译一小时,顺带连失眠都给治了。你可别小看这些碎片化的时间,每天都这样干,就会多出不少的时间。关键是人感到轻松,翻译时灵光一现的机会也多了。

  3. 别声张
    说起来不好意思,我的性格不够沉稳,一点小事都能让我高兴或忧伤半天。特别是翻译,这是多么洋气的一件事啊,随手送朋友一本书,轻描淡写地说:拿去看吧,我翻译的。我翻译第一本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心态,书还不知道在哪呢,就跟朋友说你等着啊,我在翻译一本书,到时送你一本。现在这坑还没填上,你说臊不臊得慌?所以现在我就不说翻译这事了,我在等有一天,公司同事拿到一本书来问我:这个“粪操子”是你吗?

最后附上前苏联诗人丘特切夫的一首小诗《别声张》,每当我耐不住寂寞时,我就把这首诗在心里念一遍:

别 声 张

别声张,要好好地收起
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向往;
任凭它们在心灵深处
默默地升起,悄悄地沉落,
像繁星,在夜空中
任你观赏,可别声张!

心灵,该怎样表白自己?
他人又怎样理解你的思想?
各人有自己的生活体验,
一旦说出,就会变样;
发掘,只会打乱泉水的宁静
悄悄地吸吮吧,可别声张。

世界,就在你的心中
生活,要学会内向
外来的噪音
会破坏神奇和迷人的思想,
日光也会把灵感驱散。
自然的歌要潜心倾听,
可别声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