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届文津奖获奖证书

关于文津奖,我之前所知其实不多。唯一了解的信息是,吴军博士因创作了《数学之美》一书而获得了文津奖。而无论是吴军博士还是《数学之美》的策划人周筠老师,都是在思想界和出版界当之无愧的前辈和名流。所以,当我在西雅图接到图灵武总的电话,通知我也因翻译了《信息简史》一书而得到了这个奖的时候,自然心情也是又惊又喜——虽然可惜因为身在美国而没能亲自前往北京领奖。

今年的文津奖,是特意选在世界读书日颁发的。虽然这个日子的全称叫做世界图书与版权日,我还是更喜欢世界读书日这个叫法,因为好书的出版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在于其出版以后能够为人所读。关于读书,我在八年前写过一篇博客抒发过一些感想,可我顶顶喜欢的还是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中借主人公之口发表的这么一段心情自述:

我是经常看书,但并不是博览群书那种类型的读书家,而喜欢反复看同一本自己中意的书。当时我喜欢的作家有:杜鲁门•卡波特、约翰•阿珀达依库、司各特•菲茨杰拉德、莱蒙特•钱勒德。无论班里还是宿舍院内,我没发现一个人喜欢这类小说。他们读的大多是高桥和巳、大江健三郎和三岛由纪夫,或者法国当代作家。这样,说话当然说不到一起,我只能一个人默默阅读。而且读了好几遍,时而合上眼睛,深深地把书的香气吸人肺腑。我只消嗅一下书香,抚摸一下书页,便油然生出一股幸福之感。

读书给人带来的幸福感,正是这种与现实发生了一点点距离,而和那遥不可及的别处发生了妙不可言的共鸣所带来的一阵心动。这种幸福感无论大小,都是最切实的存在。因为它必然要求读书的人主动去获取,主动去进行心灵的碰撞才能得来的。并非读得书多,就会比较容易地享受读书带来的幸福感。因为不把心放进去,读任何书都只会感觉味同嚼蜡。因此,读书其实是一件心急吃不得热豆腐的事,读好书就更是如此。好书往往是在睡梦中突然回过味儿来,瞬间悟通了表面平淡的文字背后的妙处,在半夜里惊醒然后对着黑洞洞的四壁大口大口喘气,那样的一种淋漓畅快。可是这样的痛快太可遇不可求了,也太生怕错过了。所以我平时工作再繁重、有再多的事务性的应酬要处理,读书的时间我向来是慷慨地投资的,哪怕只有五分钟,哪怕只是瞟上几段文字。天知道它在我的脑子里面发酵、反刍,哪天就能给我一次这样顿悟的快感?人生在世,能像读书能真正地直接在人的灵魂最深之处引发共振,给人发自内心的喜悦的事,真是不多!可以说,我是真正体会过不少次幸福的含义的,而大多数这种幸福感的来源,乃是与我朝夕相伴的几千册藏书。

我读书的习惯,深受家父高学栋博士的影响。我小时候家境条件虽然不至有衣食之忧,但也并不富裕。在我印象中,柴米之外的大部分收入都被我父亲拿来充实家里的书柜了。在举家搬到上海的时候,大型的书柜就有九个。而正是这些原始的藏书积累,使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读到大量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和外国文学。而这样的读书经历使得我几乎从有意识的一开始,就明白身边的人和事,只是整个世界小小的一隅,更不必说整个时空了。而来自不同时代和民族的思想之海,不断地冲刷着我的个人之堤,一方面使我感觉世界语料的新鲜和丰富,另一方面却使我也发现古今中外的人们,其实会有不少共同的问题,以及不少共同的兴趣。与此同时,我就对一种古已有之的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就是说书,也即莫言所谓讲故事的人。既然是说书,那就必然有已在之书,通过我的讲述,讲给另一时空的人。一段文字,不管其原始素材是何种语言文字,我要用听众熟知的语境托出,彼之雅言,要讲成此之雅言;彼之笑话,要讲成此之笑话。若原始素材的读者读完一段开怀大笑,我作为说书人必也要我的听众捧腹不已。而这种功力放在今日,是所谓感受映射(mapping of feelings),就是我的翻译理念核心。

接受《信息简史》的翻译任务,实属偶然,但回头看来也是命属的缘份。武总仅凭一面之缘和数页的试译,就拍板定夺,将这洋洋巨著的翻译使命交给当时还只能说是有着满满的自信,却其实并不十分清楚前面究竟有多少艰险的我。收到样书时我惊出一身冷汗:这厚度堪比大英百科全书的一大卷。随手翻阅几张,份量绝对不可小觑:双关妙语时时见,哲理警句处处藏。原文读起来就决不轻松,加之引经据典信手拈来,更是增加了不少理解的难度。可是,我还是相信既来之则安之,敢揽事就不能认怂了。可能当年红军长征启程的时候,也是怀着类似的兴奋、期待和惶恐交织的心情吧。

假如我预先知道,《信息简史》的第1章到第7章要改六稿,其中有三稿几乎是完全重译的话,我不知道是否仍然有勇气接受这个使命。在这个过程中,图灵人表现出了惊为天人的坚持和耐心。我想武总心里一定有过没底的时刻,但是我在整个翻译的过程中,看到、听到的只有他对我不断的打气和鼓励。除了质量不能妥协之外,时间可以商量,一遍不行再来一遍。李松峰、楼伟珊两位编辑,无论是文字表达还是资料查阅的功底都远在我之上,有的时候他们拿出来的资料隐藏程度之深,匹配程度之高,让我简直五体投地(有些资料的结果链接URL长达数百字符)。可是他们却甘居幕后,只为打造精品而努力,全不考虑荣誉归属的问题。所以,这次翻译给我带来的宝贵体验,也让我鲜活地感受到,图灵的成功决非偶然。

右起:武卫东(图灵公司总经理、总编辑) 楼伟珊(图灵公司资深编辑) 高博(《信息简史》译者)

得到了文津奖,这是对我本人自幼对于翻译的热爱,和六年来孜孜于翻译实践的一次有形的重要肯定,我非常珍惜。说实在的,每年从事写作和翻译的同仁何止千万,但能在而立之年就获得这样的肯定,必然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内。而我对自己从事翻译的动力,心里十分明白:我做翻译最根本的出发点,还是为了做好一个说书人,无论是讲技术,还是论文化。而再究进一步,则是一个更为个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逐字逐句,甚至反复不厌地精读真正的好书,争取获得更多顿悟的幸福。在翻译《信息简史》的过程中,我就收获了不下几十次这样的幸福。我相信只要是《信息简史》的用心读者,应该都可以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收获更多。

因此,如果凭着这获奖感言借题发挥一下,我要说,能够读到更多的好书,并当一个更好的说书人,这就是我作为文津奖得主此生的志愿。

在中国作家协会杭州创作之家前留影

评论

推荐 3
祝贺高博,这本书给robin李彦宏和百度高官很多人,都很赞赏。
非常感谢谢工的推荐,如果可能,请百度有影响力的同志们多多转发就更好了! –  高博 2014-05-11 10:57

推荐 2
今天刚去多看买了这本书,好几个人推荐了
支持多看! –  高博 2014-05-11 12:24

推荐 2
手里还有楼主翻译的《研究之美》
我也有《研究之美》。 –  黄志斌 2014-05-10 16:38
《研究之美》上有大秘密,稍后揭示。 –  高博 2014-05-11 12:24
卖关子啊:) –  武卫东 2014-05-12 08:07

推荐 2
爱书之人,我都喜欢...

推荐 2
谢谢但以理的说书,让我们吃到豆腐
大胖这是什么典故? –  武卫东 2014-05-10 09:15
因为他这里说“读书其实是一件心急吃不得热豆腐的事…” –  大胖 2016-07-20 08:02

推荐 2
已经把链接推荐给一位正在选择修习英语专业的方向的学生了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哈哈。 –  武卫东 2014-05-09 10:51
假如搞活动时,有机会带她让她当面请教您和@高博 –  宋建民 2014-05-09 11:06
向高博同学学习,英语是个很强的副业。 –  武卫东 2014-05-10 00:19
武总的这条对评论的评论技术含量很高啊! –  宋建民 2014-05-12 09:23

推荐 2
肺腑之言,令人动容。

推荐 1
赞一个

推荐 1
膜拜大神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

相关图书

封面
信息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