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听了一场有关数字出版的讲座,信息量和含金量都很多,特意找到讲座的PPT资料,编辑整理出了这篇文章,希望给大家带来有意的思考。

美国数字出版的一些资料和数据

美国电子阅读器和平板电脑的保有量:2011年电子阅读器2500万台,平板电脑 4000万台,预计2012年电子阅读器3400万台,平板电脑6100万台。

美国亚马逊目前有110万种电子书,以新书、大众书、文字类图书为主,覆盖了纽约时报每周畅销榜的所有品种

美国目前每年销售的纸版图书约25亿册,亚马逊2011年销售电子书总量约3.2亿册;美国亚马逊的电子书市场份额约为70%,可以估算到全美年销售电子书达到4.6亿册,相当于纸版图书的18%。

2010年全年,每卖出100本纸书,则可以卖出115本电子书,2011年5月,对于印刷版图书同时又销售电子版的情况,每卖出100本纸书,则可卖出105本电子书。之前的发展变化情况是2009年5月是100本纸书同时卖35本电子书;2010年5月100本纸书同时卖60本电子书。

我们可以仔细看看亚马逊kindle收入变化趋势: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美国数字教科书预测

2010年数字教科书的销售额约为5000万美元。

一些分析家预测,到2014年数字教科书将达到约20%的市场份额——价值约为10亿美元。下图是数字教科书的产品样本: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最新的数据是,2011年美国购买电子书的读者数量增长了17%,增长幅度高于2010年的9%

按照美国目前发展的趋势,也许纸质书读者并不会完全抛弃,但读者很有可能在各种可能的情况下用移动设备来阅读电子书。

由于讲座的数据多、信息资料也很多,涉及到国外的出版公司如爱思唯尔公司、威利公司,多渠道数字内容发行商OverDrive公司等提供的数据资料信息,这些内容对于国内数字出版有很多借鉴和学习的作用,但因本文篇幅有限,只摘取与国内更贴切的信息整理给大家。

国内数字出版的观点和思考

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并非截然区别的两种业务。随着电子书市场的不断发展,将不断审视出版社的发展战略,无论通过何种形式主要目的还是为知名的作家、杰出的编辑与热爱阅读的读者建立起沟通的桥梁。

无论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只要“书”这种出版形式还存在,出版商的核心还是内容的整合和加工,这一点不会变。只要你有庞大的作者队伍,强于竞争对手的内容资源,在数字出版时代仍然有一席之地。

在中国,也许电子书的发展不会这么快,但同样需要考虑如何让读者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购买到我们的图书。

随着阅读器成本的不断降低,选择数字阅读的读者数量将成倍增长。但是究竟哪个类别图书更容易转换为电子书,尚无法轻易预测。目前来看,小说似乎是最流行的类别,畅销小说引领趋势,其次是浪漫小说。在这些类别中,电子阅读器将成为纸质书的最佳替代品。

最新的数据是,电子书比重,成人虚构类图书为26%,儿童书为11%,烹饪书为3%。

专业书也许很快就会无法大批量地开机印刷,因此按需印刷就是必须要考虑的一件事。这件事是自己做,还是交给第三方做?品种及销量能否让成本最低?

为了创建电子书,还依赖于编辑、设计、营销和销售人员。

对出版商来说,核心客户既不是经销商也不是读者,而是作者。作者以及拥有内容资源的机构才是决定生存与发展的关键。是否把作者放在了优先考虑的位置?是否为他们提供了完善的服务?

在数字化环境下,品牌认知将更加重要。因为在任何一个数字平台下,产品都是海量的,而能够让读者直接看到的页面资源永远是有限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如何让读者主动找到你的产品?

亚马逊不仅主导电子书销售,还与顾客有直接联系,对于出版商来说,关键在于如何定位自己在电子书产业链中的价值,而不仅仅是作者发布作品的通路。过去,出版商从来没有与消费者进行直接联系,一般都是依赖零售商来处理这些事情。面对全新的商业模式,这一切必须改变。

过去,对购买自己纸质书的读者知之甚少,今天,可以与读者进行交流,并获得直接的反馈。博客、社交媒体,还有其他数字渠道帮助我们可以更深入地了解读者需求。

所有的变化都要求对员工进行专业的培训、持续的市场分析、还有不断利用新技术的优势。要鼓励作者、译者和编辑大胆尝试新技术,要帮助营销人员学会如何更好地适应数字化转型。数字营销是一种系统性、社会化、持续性的活动,需要紧跟发展趋势。

最重要的是,满腔热情地期待崭新的数字化世界,可以继续做我们所擅长的事情,以最受用户满意的方式向他们提供丰富的内容。

可以总结出眼下要做的工作是:

(1)数字版权:尽可能取得数字版权

(2)资源归档:保证图书的电子文件及时归档

(3)统一对外:与各个平台的合作保持统一

大家若有兴趣,想进一步了解,可以下面评论或提问。